揭秘中央特科,菲新总统

(原标题:日寇图谋瓦解二十九军:收买暗杀 假传命令)

据《菲律宾商报》5月19日报道,菲律宾准新任总统杜特尔特于18日表示,他与美国总统奥巴马进行了通话,他明确对奥巴马表示,愿意与北京直接对话。

(原标题:揭秘中央特科“风语者”:周恩来是密码专家)

图片 1二十九军高级干部在北平合影

据媒体报道,杜特尔特在接受GMA电视台节目采访时称自己已经就南海问题与奥巴马通话。他表示,目前菲律宾会与美国继续持同一立场。不过如果多边谈判无法进行下去,他会就南海问题与中国举行双边会谈。

图片 2

东北沦陷后,日本企图将华北五省(冀、察、鲁、晋、绥远)、三市(北平、天津、青岛)“自治”,扶植起第二个“满洲国”,以脱离统一的南京国民政府,日军为了实现这一阴谋,企图以二十九军和冀察政务委员会为控制华北的工具。日军企图通过北平特务机关来削弱驻华北地区守卫疆土的二十九军,来配合其军事上的直接侵略,以达到武力所不能起到的作用。

杜特尔特还透露,奥巴马建议他等待数周后的南海仲裁案的结果。

新中国成立后,李强在家中办公。(资料图)

日军于1935年在北平东交民巷台基厂头条胡同7号设立北平特务机关。第一任机关长是松室孝良少将。他曾在西北军中担任军事顾问,是一个“中国通”,因此他和二十九军的宋哲元、冯治安、张自忠等也很熟悉。特务机关成立后下设顾问部,分为军事、外交、经济、建设和交通等部门。各部门都有负责人,军事部门由樱井德太郎少佐担任,外务方面是矢野征记,通信方面是长佐谷台。松室一上任,就表示了设立此机关的目的,“我们是代表国家军队驻扎在北京,担任冀察政权的指导。尽力做到对他们亲密提携,深入对方的内部吸引他们靠近日方的想法,环境恶劣时保持绝对中立。如果把冀察当做对立面,机关存在的意义就没有了,我们工作的价值也就为零了”。

杜特尔特对美国并无好感

第一部电台

北平特务机关主要有两大任务:一是刺探二十九军的军事情报,如驻军、编制和军事部署,及军队领导人的家庭生活信息;二是利用庚子赔款培养亲日派人士。1936年12月松室孝良转任北满骑兵第四旅团长,松井太久郎接任机关长,加紧对冀察政务委员会的控制。

媒体分析,杜特尔特对美国并无好感,他曾抨击资本主义、拒绝美国在纳卯市部署无人飞机,选前甚至因不满美国驻菲大使批评,扬言上任后将与美国断交。

中央特科的“风语者”中,既有“工匠”,又有“木匠”。

北平特务机关对我华北的军事部署进行了一系列的刺探活动,他们详细地调查了冀察政权和二十九军军、师、旅、团、营、连驻军及负责人姓名和各保安队分布情况,对二十九军的布防情况了如指掌。此外,日本特务机关还特别重视搜集二十九军军事将领的行动情报,利用他们的喜好或者通过策反他们身边的人,时刻了解他们的一言一行,收买其军事将领。1937年7月19日,宋哲元乘专列从天津到北平,当火车开过杨村时,宋哲元用热毛巾擦过脸。喝了几杯茶后,突然对身边的陈觉生说道:“每年山东都有蝗虫,今年这边还没有看到蝗虫群啊。”这看似不起眼的一句闲话,也都被人密告到日本特务机关。

杜特尔特已经接见过多位外国驻菲使节,包括中国驻菲大使在内,但未见美国驻菲大使。

“工匠”是学土木工程出身的李强。“木匠”是周恩来给涂作潮起的外号。加上蔡叔厚、张沈川,上海时期的中共中央不仅有了第一座电台、第一个无线电培训班,而且还有了第一部密码。

北平特务机关在搜集了二十九军内部的相关情报后,便开始对二十九军内部进行分化瓦解。松室孝良曾告诉手下:“我们应尽全力谋求与冀察亲睦提携,打入其心中,诱导其成为日本的伙伴。”此外,特务机关还不断挑拨二十九军和中央军及二十九军内部的关系,扬言“日军此次行动,系拥护冀察利益,拒止中央军来占冀察地盘”。

杜特尔特说,奥巴马是第一位打电话祝贺他胜选的外国元首。

罗青长说:“我党的第一个密码是豪密,第一个译电员是邓颖超。也可以说周恩来是密码专家。”

虽然二十九军内部出现了亲日派,但是北平特务机关的分化工作,也只对少数将领起到了作用。于是他们对二十九军的主要将领实行了一系列暗杀活动。

菲新总统在南海问题上态度并不明确

风语轻盈。风行天下。我党无线电通信事业的创始人,为中国工农红军的反“围剿”胜利作出了重大贡献。

萧振瀛是筹建二十九军的骨干,在冀察政务委员会成立后任经济委员会主任委员,不久被国民政府任命为天津市长。萧奉命负责对日交涉,坚持“不说硬话,不做软事”的原则,以地方政府说了不算为理由,与日军方周旋。1936年5月,天津发生学生运动,萧以市长身份和学生进行谈判。日军不能容忍他继续留在华北,而对宋哲元施加压力,逼其去职。萧去职后暂住北京香山寓所,当日本特务刺探到“萧氏下野后,还在左右着宋哲元的行动,还在决定着二十九军的军务”时,日军便指使石友三去搬弄是非,未果,决定采取暗杀行动。当冯治安从何应钦那儿得知日方暗杀萧的计划时,便火急命何基沣组成“香山卫队营”保护萧振瀛,萧得以幸免。

虽然杜特尔特曾多次强调可能就中国南海问题与北京举行双边会谈,但其态度依然并不明晰。

回眸

这位冯治安,是二十九军的骨干筹建者,任二十九军三十七师师长,曾在1933年喜峰口战役中积极抗战,七七事变时担任北平城防司令,在冀察政务委员会成立后任河北省主席。在七七事变前一天,冯治安在保定接到报告称日军在长辛店和卢沟桥附近举行军事演习,出动人员极多,并携有重武器。作为二十九军的代理军长(此时宋哲元在山东乐陵),他感到情势危急,当即乘专列赶回北平。当时日军准备在长辛店附近炸毁冯治安的专列,因错过时间阴谋未得逞。

他曾表示在南海领土争端上“寸土不让”,在竞选期间还曾表示,如果当上总统,会到中国的南海岛礁上插上菲律宾国旗。

他只能由两个同志搀着扶着发报、收报,确保电台畅通

宋哲元是二十九军的军长、冀察政务委员会委员长,因宋在中原大战中反对蒋介石,而被日军方看中,认为宋能在其策划的“华北自治”中起到举足轻重的作用。日本希望能同宋签订《华北防共协定》,以脱离南京国民政府,被宋拒绝。后日本邀宋访日,宋又拒绝。为躲避日军纠缠,1937年5月,宋哲元回故乡山东乐陵,任命冯治安代理二十九军军长,指定秦德纯负责对日谈判。7月11日,宋哲元从山东回到天津,处理对日关系。宋一到天津,就被张允荣、陈觉生、齐燮元等包围,立感天津气氛不对,这时又接到李世军转达的蒋介石密电(电话暗语),得悉有阴谋对自己下毒手的消息,遂提高警惕,不在外吃饭。7月18日,宋哲元会见香月清司,日方要求宋签订和约,宋对香月态度极为和缓,说要回北平与冯治安等商量,于19日上午七点半乘火车逃离天津。此时日军方已认定宋哲元不可能再被利用,其存在对他们吞并华北将是一个阻碍,决定对他采取行动,在杨村附近放置炸弹,企图炸死宋哲元。所幸宋哲元经过时,炸弹未爆炸,日军方的暗杀阴谋未得逞,宋于上午十点到达北平。

不过他也曾表示,如果中国能够帮助菲律宾进行高铁建设,他愿意从此在南海争端中“闭嘴”。

我们党的第一座电台建立于1929年的秋冬之交,当时李强24岁。

刘汝明也是老西北军将领,二十九军组建后,先任副军长,后任暂编第二师师长。因在罗文峪战役中立功,国民政府将暂编第二师正式编为一四三师,驻防察哈尔省,刘任师长兼察省主席。1937年7月25日,宋哲元给在北平的刘汝明打电话说:“子亮,你赶快回去,照计划做,八月一号行动。”但他们的通话已被日本特务机关侦知。刘汝明匆忙只带着母亲从平绥铁路往张家口赶,当“车过沙河站后约十分钟,日军即赶抵沙河,强行拆除路轨五百公尺”,企图阻止刘汝明回察省抗战。但因日军晚来一步,刘安全到达张家口。

(原标题:菲新总统:菲南海立场与美一致 愿与中国对话)

青春作证。上一年,26岁的“木匠”涂作潮刚在莫斯科结识周恩来,并被他亲自派去学习无线电通讯技术。下一年,“工匠”李强和蔡叔厚、张沈川他们就成功搞出第一部收发报机,在上海西区正式建台。

另外,早年参加西北军,时任三十八师参谋长的张克侠,也遭到了“交通事故”和“不明身份浪人”的袭击。

一年,仅仅一年,我们就白手起家,从无到有。

日军特务机关除对二十九军和冀察政权进行分化、对二十九军主要将领进行暗杀外,还直接以宋哲元的名义、用假的图章、签名伪造二十九军的作战命令等活动,试图扰乱二十九军的指挥系统,在此就不一一赘述了。

要知道,这时离美国人设计的无线电台在斯坦福大学草坪上跟所有大陆电台进行通讯并大获成功,也才两三年。要知道,这时的国民政府也只是简单使用几近原始的“摩尔斯码”。要知道,当年上海哪怕买点铜片线圈,也有被人举报的危险。要知道,躲在蔡叔厚的绍敦电机公司里搞电台,一旦被查,殃及全家。

更加令人可喜的是,特科电台所用密码的创编者是周恩来。这一密码保密性极高,素有“豪密”之称。

然而特科电台也有致命弱点,就是发射功率太低。

李延明是李强的儿子。李延明说他父亲“最先研发成功的那一台收发报机,多少有点笨重,灵敏度也不太高,功率只有50瓦,大家就又试着搞了一台100瓦的民用收发报机。但是一按电键,它所产生的感应电流,足以把隔壁邻居家的电灯点亮,隔壁邻居就叫了起来:‘今晚怪了,电灯怎么关了还是老在闪呀?’他们一听不好,只好放弃,停止试验”。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