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媒称加拿大间谍夫妇系为朝鲜刺探中国军情,韩媒称中国防长反对美韩建反导

图片 1
加拿大间谍夫妇在中国生活了30年,事发前在鸭绿江边开咖啡馆

图片 2
资料图:中国国防部长常万全

图片 3
顺利完成飞行任务的康凯

  参考消息网2月6日报道
外媒称,在经过长达半年的监视居住后,加拿大公民凯文·高近日被正式移送到中国的刑事拘留所,他的妻子朱莉娅·高则获得保释,一年内不得离开中国。

  韩媒此前有报道称,中国国务委员兼国防部长常万全就美国的末端高空区域防御系统(THAAD,萨德系统)表示,中方对此感到忧虑。韩国《东亚日报》2月5日发表的社评指出,这或许表示了中国的反对态度,即如果朝鲜半岛上设置末端高空区域防御系统,将会严重损害中韩关系。

  作为空军第十二次党代会代表受到习主席接见后,空军首批双学士歼击机女飞行员康凯心中升腾起一种使命感——“雷霆玫瑰”逐梦金头盔

  据法国国际广播电台网站2月5日报道,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称这对加拿大夫妇涉嫌危害中国国家安全,加拿大外交部则发表声明表示会向中国高层表达对加拿大公民被拘捕的关注。

  文章称,常万全在4日与韩国国防部长韩民求的会谈中对韩国最关心的朝核威胁问题并未进行评价。韩民求就“萨德”系统再次确认了“部署萨德不是美国的决定和要求,韩美之间也没有协议”这一立场。

  坐在记者对面的济空航空兵某师女飞行员康凯,白皙俏丽的脸庞,高挑出众的身材,一颦一笑中透着干练,眉眼间显出自信。

  报道称,凯文·高夫妇自1984年开始在中国教授英文和开办翻译公司,2008年在辽宁省丹东市靠近中朝界河鸭绿江畔开了一间咖啡馆,2014年8月4日被丹东市国家安全局扣留,当时加拿大驻华使馆官员前往他们被监视居住的酒店,发现夫妇俩“被严加看管”,但“被照顾得不错”。

  文章指出,中韩即使就自贸协定(FTA)达成了一致,在经济层面的合作越发紧密,但在安保方面却无法取代美国。青瓦台方面强调,韩国要在中美之中选择一方是冷战思维。此外,中国是G2国家之一,随着中美的战略性竞争加速,韩国必须做出抉择。

  “我真的很自豪,能够成为空军首批双学士歼击机女飞行员!”康凯快人快语,“更自豪的是,去年6月17日,参加空军第十二次党代表大会时,我和代表们一起受到习主席亲切接见。”

  据报道,加拿大一家电视台称凯文·高夫妇是为朝鲜刺探中国的军事情报,他们参与的人道救援工作包括向朝鲜的孤儿院和老人院提供食品和设备,他们最后一次进入朝鲜是在2014年夏天。

  文章援引韩国亚洲大学教授金兴圭(音)的意见称,“超越‘联美和中’,通过努力‘联美协中’与中国促进对统一和朝鲜无核化的共同目标”。韩国政府坚持尽量避免因“萨德”等安保问题在中美间形成“三明治”麻烦的原则和战略,这需要发挥韩国的外交力。(记者
刘洋)

  当天晚上,她就给战友和家人打电话,分享见到习主席的喜悦。回想起当时的场景,康凯仍难掩兴奋:“那是我最大的荣耀,时代赋予我们强国兴军的重大使命,激励我飞得更高、更远!”

  参加完党代会,康凯回到部队参加的第一个任务就是驾机转场训练。迎着初升的太阳,康凯和其他3名歼击机女飞行员阔步走向战机。启动、加速、滑跑、起飞……一架架战鹰跃上长空,掠过人流熙攘的城市,掠过星星点点的村庄,进入陌生空域。

  望着机翼下繁花似锦的城市、村庄,一种使命感在康凯心中升腾:蓝天有我,祖国一片安宁!

  1小时后,4架飞机稳稳降落在陌生机场。座舱盖缓缓打开,露出一张张如花绽放的脸庞。“在蓝天上飞翔的感觉真好!”

  2008年,15万多名女高中毕业生报名参加招飞,最终选上33人,康凯幸运地成为其中一员。后来又通过航理、初高教机训练、歼击机改装训练,仅康凯等10人成为女飞行员。回想一路走来的艰辛,康凯动情地说:“在我心里,不仅仅是我们10个人在飞,还承载着其他23名姐妹的希望和理想,一起在飞。”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