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者军公开多支特别部队细节,设计退换量大难题多

  “决战”总装——运8某型机总装交付攻坚记

图片 1
东方神剑(北京军区特种大队)  

图片 2
资料图片:朝鲜空军装备的安-2螺旋桨运输机

  把实干当做人生追求,把奉献当作份内事,用心血和汗水浇灌奇迹,这就是中航飞机汉中分公司的总装员工!

  他们敢飞檐走壁,敢入刀山火海,他们就是中国特种兵。中国特种兵还有帅气的别名,“东北虎”、“东方神剑”、“暗夜之虎”等,他们是:

  参考消息网12月11日报道
韩国《中央日报》网站12月11日报道称,韩国军方12月10日透露,朝鲜正在投入1万多名特种部队军人参与大规模渗透训练等,进行高强度的冬季军事训练。 

  2014年12月16日,当相关负责人在某架飞机总装交付的交接本上郑重签上字时,奋力拼搏总装员工的终于为年末攻坚活动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

  隶属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沈阳军区的海军特种部队“东北虎”;

  韩国军方负责人援引说明资料表示“朝鲜军队的冬季训练提前了一个月左右,参与特种部队训练的人力和训练次数也比往年增加了20倍左右”,“情况比较罕见,所以我军正在密切关注”。朝鲜军队在11月开始的冬季训练中还运用安-2飞机进行空中降落训练。据悉,安-2飞机是40年代苏联开发后被东欧用来在空中喷洒农药的飞机,可低空飞行,由木制螺旋桨和特种布料等制成,所以很难被雷达探测到。韩国国防部认为,朝鲜军队的目的是为把安-2飞机投入到特种部队的渗透训练,估计朝鲜拥有300多架安-2飞机。 

  60多个全力拼搏的日日夜夜,科学筹划、周密安排,总装员工全力以赴打了一个漂亮的攻坚战。2014年10月21日下午,总装厂召开“聚焦目标,汇力总装,全力以赴,确保交付”生产动员大会,号召全体干部职工大干60天,冲刺年终目标。10月24日,某型号飞机交付试飞厂,26日第2架飞机交付;11月共3架飞机陆续交付;12月8日,第6架飞机交付,10日,第7架飞机交付……攻坚战打响后,自信、智慧、实干的总装员工,顽强有序地推进各项任务进度。

  隶属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北京军区的空军特种大队“响箭”(其前身是北京军区“东方神剑”特种大队);

  朝鲜的火箭炮战斗力最近也开始大举增强了。韩国联合参谋本部透露,朝鲜军队最近追加部署了420多门各种火箭炮(多管火箭炮),在前方阵地部署了200多门射程达20公里的122毫米口径火箭炮。联参负责人表示“火箭炮主要部署在了师团级的部队,炮击训练的规模相比过去增加了两倍”,“朝鲜将2015年定为了‘统一大战完成之年’,局势令人担忧”。 

  领导班子紧盯目标

  隶属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兰州军区的陆军特种部队“暗夜之虎”及其当中的精锐特种部队“天狼突击队”;

  朝鲜军队今年10月就在京畿道涟川对对朝传单进行瞄准射击,在江原道铁原靠近军事分界线附近进行侦察,后与韩军交战等,一直都在营造军事紧张氛围。国防部透露,最近朝鲜突然下令军方部队进入紧急状态,然后免去训练业绩不佳的部队指挥官职务或解散相关部队等,采取极端措施。 

  在各架机决战总装的关键时期,总装厂领导班子精心部署,把工作思路和重心全部集中到攻坚战上,制定了一系列抢时间、赶进度、保节点的措施:实行干部轮班制,每天驻扎生产一线,确保现场问题及时得到协调和解决;发挥干部表率作用,职工做到的,干部首先要做到;详细分析现场所有飞机总装状态,严把进度和质量关。

  隶属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南京军区的陆军侦察兵特种部队“飞龙”及其当中的精锐特种部队“战狼之神”;

  韩国国防部发言人金珉奭表示“韩美联合情报设施24小时紧密监视的结果显示,没有出现战争临近的迹象”。

  调度室周密计划

  隶属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广州军区的空军特种部队“华南之剑”(也叫南国利剑)及其当中的空降兵侦察兵特种部队“蓝天利剑”;

  调度室紧盯任务重点和关键。他们以“一切为了生产,一切服务于生产”的原则,将飞机生产周期和任务,倒推节点层层分解,每天将工作内容公布在管理展板上,对未完成的当日任务及时查找原因。加强计划的严肃性,做好“周计划、日计划”工作的同时,制定更为详细的整体计划,将任务逐项分解落实到工段、班组和个人。据统计,在最后两个月,他们每天平均工作时间达到15小时。

  隶属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济南军区的海军特种部队“雄鹰”;

  职工现场蛮拼的

  隶属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成都军区的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侦察兵特种部队“西南猎鹰”及其当中的精锐特种部队“猎豹”;

  总装厂各专业工艺员,深入生产现场,对班组反映的问题,立即与设计或工艺主管部门协调,全力提高现场技术、质量问题解决速度。专兼职技安员随时巡查生产现场,严格总装厂登机制度,控制现场多余物,调动一切积极因素,全力确保各架机生产按节点推进。

  隶属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的特种部队“蛟龙”突击队 ;

  哪里有任务,哪里就有党员的身影。第二生产线工段长杨小军在某型机总装生产中,白天在生产现场协调各小组工作,晚上加班至深夜,清理好当天飞机状态,以确保第二天各专业顺利开展工作。年幼的孩子生病了,他只能利用午休时间到医院匆忙看一眼,就返回生产现场。电气二组组长李振卫,在某型机总装生产中,面对该架机设计改动量大、系统协调问题多、人员不足等困难,主动承担了大部分工作,一个人干3个人的活。他带领班组人员,10天完成了电气系统安装,15天进行了网络导通通电,打破了原来需要30天才能进入导通及网络通电的传统,为飞机准时交付赢得了宝贵时间。

  隶属和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特种部队“雷神”突击队;

  在某型飞机总装中,班长陈军带领班组全员面对工作量大、节点紧等实际情况,全身心投入工作。在进行液压清洗工序时,他将人员分成两班倒,确保24小时工作不停步。凭着一股拼命三郎的劲头,硬是将5天的工作量提前2天完成。在飞机交付进入倒计时阶段,液压组全体成员创造了48小时只休息4小时的纪录。据统计,在该架机总装生产中,液压组通宵加班达15次,班组成员月平均加班在240小时以上。(来源:中国航空报
刘胜 伍艳丽)

  隶属中国人民武装警察部队的雪豹突击队和猎鹰突击队等。

  东北虎(沈阳军区的海军特种部队)

  东北虎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的一支精锐的特种部队,隶属于沈阳军区。

  曙光初露,某机场上空,一支特种伞降分队迅速着陆,面涂迷彩的伞降队员迅急扑向“敌”机场要害部位,在我航空火力支援下,对“敌”机场指挥中心、停机坪实施突击;动力翼伞分队、蛙人分队分别对敌防空阵地、警戒雷达实施突击。硝烟弥漫中,破袭成功。我特战队员搭乘运输机,在航空兵、舰艇掩护下迅速撤离。这是沈阳军区某特种大队与海、空军协作,破袭敌机场综合演练的场面。

  与此同时,一支被称为“海上突击队”的潜水小分队,全副武装潜入“敌战区”,神不知鬼不觉地对“敌”水下目标成功爆破后,又驾驶空中动力翼伞破雾驾风直临“敌”区实施侦察、空降破袭。这就是有“东北猛虎”之称的沈阳军区特种大队。

  针对执行特种作战任务时部队要天上飞、水中行、荒野生存、小群多路等特点,这个特种大队在演练中注重强化单兵野战自我生存保障能力。他们打破常规,把单兵自我生存能力训练时间增加了2/3,每年都到丛林、高山、沙漠、草原等生疏恶劣环境,进行3至4个月的野战生存强化训练,不住民房,不带食物,先后探索出几十种野外自我生存方法。

  他们着眼特战队员在执行特战任务时大都使用高科技随行工具和特种武器装备的特点,探索衣食住行保障向高科技转换方法,适应执行任务“快节奏”需要。如今,昔日背的“干粮”改成了携带高集成、高热量、高蛋白的“高能食品”;过去的“埋锅造饭”变成了使用快速多能加热杯加热、烧汤;以往靠挖猫耳洞睡觉变成了睡轻便保暖睡袋。他们还在科研部门的协助下,在穿鞋戴帽、恢复体能、防卫防病等诸多方面进行了探索。

  为适应执行特种作战任务时陆路、铁路、水路、航空多种交通工具交叉使用,吃、喝、拉、撒、睡居无定所的特点,他们还拓展社会化保障渠道;围绕立体交通保障需要,与战区内的地方陆、海、空交通部门建立了密切联系,他们把一些训练内容搬到火车上、轮船上、飞机上进行。

  军事训练

  该特种大队针对开展机降、伞降、潜水等课目训练,需要动用飞机、舰船等自身难以解决的难题,积极争取军区有关部门的支持,主动与空军某运输团、某直升机大队、某海军试验基地展开协作训练,打破了制约战斗力提高的“瓶颈”。

  协作训练使这个大队如虎添翼,至今这个大队已进行伞降、机降训练5000人次,潜水训练1000人次,结合特种部队未来担任的作战任务,进行10次大规模的综合演练,陆海空三栖作战能力大增,探索出立体破袭、特种救援、夜间复杂地形武装跳伞、水下渗透等60多种新战法,其中有的战法还填补了我军的空白。

  东方神剑(北京军区特种大队)

  东方神剑是北京军区特种大队,又称“东方神剑”、“响箭”特种大队,是中国七支特种大队之一,直属于北京军区,整个大队有三千人,是从北京军区和地方数十万士兵中精挑细选出来的精兵强将。部队成员也不负其“皇牌部队”之名,每一个兵士从战场侦察到反恐作战,不仅常规装备运用自如,各种高科技装备也样样精通,不管是空中还是海上,都能够完成上级下达的各项任务。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