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军借口俄中威胁宣布筹建太空军,沉船原因仍需进一步调查

  据韩联社8月6日报道,
“世越”号沉船船体调查委员会6日公布沉船原因分析报告,6名委员中,3人认为沉船系内因所致,3人认为不排除外因,需进一步调查。

  [文/观察者网 席亚洲]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美国副总统彭斯9日在五角大楼发表演讲时宣布,美国到2020年将建成美军第六军种——太空军。彭斯称:“中国和俄罗斯一直在进行高度复杂的在轨活动研究,从而给美国的太空系统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新危险。”当天,特朗普在推特上写道:“太空军一路前行。”美国筹建太空军的消息立即引发世界的担忧,许多分析认为美国此举是企图打造“星球大战2.0版”,从而“统治太空”。

  主张内因的委员们认为,事发当天上午,由于“世越”号船体缺乏稳性,船体开始往左侧倾斜,之后,在船上货物没有捆绑好的情况下急转弯致船体倾斜至45度以上,最终海水通过水密门等流入船内,这是“世越”号沉没的最大原因。

  本周,在美国空军战略司令部(SAC)司令官约翰·海登在“空间与导弹防御学会”会议上,大吹了一番“天基导弹追踪识别系统”。但有意思的是,不久前,美国参议院军委会刚刚在2019财年国防动员法案讨论中表示认为,天基反导系统没有意义,还是要加快LRDR反导雷达等系统的部署来增强美国本土的反导能力。话说,这空军和国会的嘴仗是怎么干起来的呢?美国未来的反导系统又要向何处去呢?

  美国《华盛顿邮报》称,彭斯9日在五角大楼发表演讲时,宣布了美国到2020年时将组建美军一支独立的太空军的计划,他称组建太空军是为了确保美国在太空的主导地位。如果这一计划成真,将是继陆军、海军、空军、海军陆战队、海岸警卫队之后,美国第六个正式军种,也是自1947年美国成立空军后建立的第一个新军种。

  主张不可排除外因的委员们则认为,仅靠内因无法明确解释事故原因。尤其是,在调查中发现,“世越”号减摇装置室等部分设备出现变形,这表明船体有可能因外因受损,因此需进一步调查。“世越”号沉船船体调查委员会于2017年7月成立,当天正式结束调查活动,查明真相工作将移交给“世越”号特别调查委员会。

  美国反导何处去?

  “美军不仅应存在于太空,更应控制太空,”彭斯在演讲时称:“政府将结合国防部建议,争取到2020年成立‘太空军’。”他称:“现在,为我们武装部队历史谱写下一个伟大篇章、为下一个战场做准备的时候已经到来。建立美国太空军的时候已经到来。”他称,特朗普不久前提议组建的太空军是必要的举措,为的是“迎头应对这一新战场上出现的威胁”。彭斯还把美国筹建太空军的原因说成是“俄罗斯和中国在太空的威胁”,他称:“中国和俄罗斯一直在太空进行高度复杂的在轨活动研究,使他们能够将卫星操纵到我们的卫星附近,从而给我们的太空系统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新危险。”他还称,组建太空军标志着美国武装力量进入新一轮升级,美国到2020年将建成太空军。

  本周,美国负责核武器和战略武器系统的空军“战略司令部”指挥官约翰·海登在一次华盛顿的会议上,积极鼓吹了一番“天基导弹追踪识别系统”。虽然这套系统国会方面似乎并不买账,但至少空军方面正在积极推进。事实上,美国洛克希德·马丁公司已经表示,他们已经应空军要求,首先自筹资金一亿多美元,开始研究未来的天基导弹预警、跟踪、识别系统究竟需要什么样的新技术。

  “星球大战计划2.0版?”法国国际广播电台立即发出这样的惊呼,报道称,美国在上世纪80年代冷战后期在里根总统领导下,曾推出了“星球大战计划”,近40年后,一向将里根时代标榜为自己榜样的特朗普,今年多次表达“立即组建一支美国太空军”的想法。他认为“美国对地外空间的探索事关国家安全”,并称“美国在太空中仅有‘存在感’是不够的,还要具有‘统治力’”。9日,在彭斯发表演讲后,特朗普随后在推特上发文称:“太空军一路前行。”

  事实上,天基导弹预警系统已经不是一个新概念,美国上世纪80年代就部署了DSP“国防支援项目”卫星,通过红外监控方式来监控弹道导弹发射。而进入90年代-21世纪,美国又发展了新的SBIRS系统。

  “美国要做太空超级强权”,德新社10日称,起初,美国总统特朗普的想法听起来像一部科幻电影,但现在,它即将成为现实。报道称,五角大楼9日还特别提交了一份长达15页的报告,详细介绍建立一支“太空军队”的具体组织和管理架构等情况,报告建议新设主掌作战准则和战术的“美国太空司令部”、主掌采购的“太空发展局”及集中各军种太空专业人士的“太空作战部队”。此外,国防部将新增监督太空军成立和发展的助理部长,他将和国会议员合作,于明年初提出太空军的立法草案。

  到2018年1月,美国新一代SBIRS系统总共有10枚卫星在轨运行。SBIRS系统分为高轨道(SBIRS high)和低轨道两套(SBIRS low)卫星监控系统(SBIRS low后来改名为STSS)。它们主要通过红外传感器,探测地面和空中火箭发动机工作的情况,来监控全球的火箭发射,并对其中看起来可能有危险的火箭进行初步跟踪,以确定其是否可能威胁美国。

  特朗普政府筹建太空军的计划,立即在美国引起了激烈争论。曾质疑组建太空军必要性的美国国防部长马蒂斯9日与彭斯共同出席记者会时表示,他支持组建美国太空军的计划,“毫无疑问,我们需要将太空看做是一个新的战场。我们现在所做的完全符合总统之前对保护我们在太空资产的担忧”。不过,《华盛顿邮报》称,很多议员和专家质疑,建立太空军未必能提高美国太空活动能力和效率,却要平白增加至少数百个行政职位和新增庞大预算。参议员桑德斯在推特上发文称:“或许在花费数十亿美元用于太空军事化前,应确保美国人不会因缺乏医保而死亡。”参议员沙兹则称:“到底有没有人有勇气告诉特朗普‘这个主意糟透了’”,他称:“拥有一个无法被说服放弃各种疯狂想法的总统是危险的”。

  SBIRS系统目前有两种卫星构成,一种GEO卫星,另一种HEO卫星。GEO卫星是一种地球静止轨道卫星,装有高速扫描红外探测器和高分辨率凝视型红外探测器,它们在静止轨道上负责“日常值班“工作。而HEO卫星则是太阳同步轨道卫星,主要负责监视地球两极,尤其是北半球高纬度地球,如俄罗斯本土和中国北部。每颗HEO卫星可观察 北极地区的时间不小于12小时,通过2颗高轨道卫星的交替工作,实现对北半球高纬度地区的24小时连续监视。

  不过,特朗普对筹建太空军显然是下定了决心。美国《国防新闻周刊》9日援引美国导弹防御局局长塞缪尔·格里夫斯的话称,五角大楼和美国国会正在讨论有关在太空部署反导防御系统组件的问题。格里夫斯在亚拉巴马州举行的太空和导弹防御研讨会上发表讲话称,美国军方在最近一年中积极研究了在太空部署特殊传感器的问题。他说,高超音速飞行器或导弹威胁带来了美国自冷战以来从未见过的“紧迫性”,要想即时探测高超音速飞行器,提供全球覆盖而不是在地面安装雷达的唯一方法是进入太空。“(军方)就在太空部署反导系统传感器已经进行了认真的讨论并获得支持。我们必须这样做。”

图片 1

  特朗普对建立太空军显得信心十足。美国“国会山”网站称,负责筹划特朗普竞选连任的政治行动委员会9日发起了一项面向支持者的有关未来太空军军徽的投票活动。英国广播公司(BBC)称,特朗普竞选连任总部发起太空军军徽的投票活动,但这些候选标志并不都特别好:一个直接抄袭美国宇航局的标志,另一个写着“火星在等待”的标志看起来像糟糕的剪贴画。报道讽刺称,太空军已经成为特朗普竞选连任营销活动的噱头。白宫礼品店还开始接受太空军纪念币的预订。

  STSS-D卫星

  “特朗普越走越远”,德国新闻电视台10日称,美国1967年主动签署和批准了联合国《外层空间条约》,该条约禁止在太空中部署大规模毁灭性武器,只允许以和平为目的使用太空。现在,美国要建立太空军,显然违背条约,将令太空从全球合作和和平之地变成一个新的战场。

图片 2

  DSP卫星

  与80年代开始部署的DSP系统相比,SBIRS高轨道卫星系统的探测灵敏度和扫描速度提高10倍以上,同时具备穿透云层发现目标能力,能在导弹发射后10-20秒内将预警信息传送到地面控制系统。

  而在SBIRS系统当中,原本还有一个分支项目SBIRS-LOW低轨道卫星系统。这种卫星上也装载有宽视场扫描跟踪探测器和窄视场凝视探测器。其中宽视场扫描跟踪系统和高轨道卫星类似,也是用红外探测目标的尾焰,随后将信息发送到地面站和高轨道卫星,可以提高高轨道卫星发现目标的效率。同时,其窄视场探测器则包括了多光谱和可见光探测能力,能够对助推器燃尽后的母舱(MIRV
BUS)弹头(WARHEAD)等目标进行探测,从而实现在导弹飞行中段和再入段的跟踪监视。由于窄视场探测器采用光学跟踪,通过高分辨率的图像,以及对目标面积、温度等特征的分析,有效分辨出弹头、弹头母舱、轻重光学和雷达诱饵的能力。

  而且,与传统的天基红外预警卫星只能对导弹的相对于地面的投影位置进行探测不同,STSS卫星系统如果部署完整,那么全球任何地点升空的导弹会同时被4枚以上的卫星看到,然后就可以利用类似GPS定位的办法,推算出导弹的精确三维位置,再与SBIRS卫星配合,就可以达到对目标飞行过程全程监视。

  这套系统理论上非常厉害,一举可以解决陆基雷达和老式天基预警卫星的多种难题,例如识别真假目标、快速精确定位“地平线以下”目标,增加预警时间,提高探测精度……

图片 3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