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发言人,印度洋意识被华超越

  美国《赫芬顿邮报》网站3月11日刊登印度前外交国务部长、议会外交事务常务委员会主席沙希·塔鲁尔的一篇文章,题为《莫迪的印度洋之行表明印度正在注视中国》,全文编译如下:

  国际在线报道(记者
杨琼):据日本新闻网25日报道,针对中国军方于去年7月发射一枚导弹摧毁了一颗人造卫星的事实,日本政府要求中国对此做出说明。对此,中国国防部新闻事务局25日在回应中国国际广播电台记者问询时表示,2014年7月23日,中国在境内进行了一次陆基反导技术试验,中方已就此试验发布消息。有关国家对中方的正常试验做不适当的猜测,是毫无根据的。

图片 1 资料图:坚守坑道的志愿军部队夜晚派出小分队袭击敌人

  印度总理纳伦德拉·莫迪近日展开印度洋之行,值得关注的是,他选择访问哪里和不访问哪里。

  这篇刊载于日本新闻网的报道称,美国国防部称,在去年7月,中国发射的一颗导弹精确摧毁了一颗人造卫星。这一消息引起了美国和日本政府的极大的震动。而实际上,早在去年7月,中国国防部新闻事务局主动发布消息说,2014年7月23日,中国在境内进行了一次陆基反导技术试验,试验达到了预期目的。不知一直声称高度关注中国军队动向的日本,是否并没有注意到中国国防部的表态呢?

图片 2 资料图:“新华社报道方形山争夺战”

  首先莫迪访问了非洲海岸附近具有重要战略意义的岛国——塞舌尔。尽管塞舌尔距离印度海岸线有3800公里,但在印度的地缘政治方向上却与印度越来越近。下一站,莫迪前往毛里求斯,这个印度洋岛国的主要民族为印度裔。莫迪成为3月12日毛里求斯独立日庆典最重要的客人,他在国民议会发表了演讲。最后,莫迪访问了斯里兰卡,并与该国总统迈特里帕拉·西里塞纳和总理拉尼尔·维克勒马辛哈举行会晤。在今年1月的大选中,西里塞纳击败前总统马欣达·拉贾帕克萨,开始执掌政府。正如莫迪在启程前所指出的那样,他与西里塞纳的会晤将是两人一个月中的第二次峰会,因为西里塞纳就任总统后出访的第一站就是印度。

  实际上,所谓陆基反导技术,主要用来在敌方弹道导弹尚未到达本土之前,对其拦截并将其战斗部摧毁。在去年中国成功进行陆基反导技术试验后,美国一直声称中国展开的是反卫星的试验。不过,美国官方的发言人也说,中国军方展开的是一次非破坏性的反卫星试验。本月24日,美国战略司令部司令塞西尔·汉尼在美国国防部的新闻发布会上指出,中国在去年7月所做的试验并未击中任何目标。这与日方所称“中国发射了一枚导弹摧毁了一颗人造卫星”显然是矛盾的。

图片 3 资料图:战役前60军指战员反复进行沙盘推演

  莫迪在启程前说:“我对印度洋三国的访问反映出,印度在周边地区的外交重点。”莫迪还强调,他决心与战略意义重要的印度洋地区国家加深接触、增进关系。这将是自1981年以来,印度总理首次对塞舌尔和斯里兰卡进行双边访问,而对毛里求斯的双边访问则更为频繁一些。

  日本媒体的报道称,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表示,日本政府掌握了该情报,将通过外交途径,要求中国政府对此作出说明。日本政府认为,中国的这一做法威胁了太空安全。

图片 4 资料图:60军军长张祖谅

  但印度曾经可以信赖的亲密伙伴马尔代夫显然不在莫迪此访的行程上。不久前,在这个袖珍国家的供水系统瘫痪时,印度紧急向其提供了数百万加仑的桶装水。但马尔代夫新政府镇压民主以及拒绝应印度请求撤销对前总统穆罕默德·纳希德的起诉,这些决定却令印度政府深感不满,印度总理取消原定对马尔代夫的访问显然是表达这种不满的信号。

 

  最近一段时间以来,关于黄继光、邱少云的英雄事迹,以及所谓人体生理极限的讨论都非常热火。就以邱少云的事迹来说,几乎所有人的关注点都在烈火焚身上,关于志愿军为什么要采取潜伏,又是如何潜伏的,却很少有人谈起。笔者就来聊聊志愿军的敌前潜伏战术。

  印度意识到可能被超越

  为什么要敌前潜伏

  与此同时,莫迪此访传递的信息也是明确的:印度开始意识到其地处印度洋中心的重要性和潜力。美国前参议员丹尼尔·帕特里克·莫伊尼汉曾质疑印度政府对于印度洋专属于印度的看法。他曾尖锐地指出,印度洋之所以得名印度洋实在莫名其妙,“它完全可以被称为马达加斯加海”。当然,莫伊尼汉喜欢发表挑衅性的言论,但印度在执迷于其与巴基斯坦和中国争端不断的陆上边界时,的确忽视了其海洋利益。印度似乎经常将印度洋视为一个偶然的地理条件,而不是一个战略要地。近年来,在莫迪的前任、曼莫汉·辛格总理的领导下,这种认识开始转变。现在,莫迪此访正式确定了印度战略思维的重新定位。

  几十人、几百人甚至上千人悄无声息地在敌人眼皮底下整整潜伏一个白天,只要有一个人暴露,那么这潜伏的几十几百人就很可能在转眼间被敌人的炮火所消灭,这个道理实在太简单了,为什么志愿军还要采取这种极具风险的战术呢?

  举例来说,自175年前印度契约劳工被输送到毛里求斯以来,民族情感一直是印度与毛里求斯紧密关系的基础。但现在,随着印度开始意识到确保印度洋航线安全的重要性,两国关系明显延伸到了安全层面。辛格政府曾向毛里求斯赠送印度制造的直升机。此外,印度还向毛里求斯赠送了一艘印度制造的近海巡逻舰,莫迪出席了该巡逻舰的联合试水仪式。当然,两国关系的情感基础从未完全失去,莫迪还宣布设在路易港的世界印地语秘书处办公大楼动工修建。

  在抗美援朝第一阶段的运动战期间,在志愿军中流传着这样一句话:“宁攻三个山头,不守一个钟头。”这反映出志愿军部队都宁愿进攻,而不愿意防守。因为防御时要承受美军飞机大炮的猛烈轰击,在火力相差悬殊的情况下确实非常艰难;进攻时只要冲锋果断,美军炮火往往来不及反应,就已经冲上阵地和美军短兵相接了。而且进攻作战只要成功,就会有不小缴获,防御作战就算守住阵地,也少有缴获,完全是赔本买卖。所以才有了这样的话。

  同样,印度也反复强调其与斯里兰卡的友谊。而在此之前,由拉贾帕克萨总统领导的斯里兰卡(印度最近的邻国)似乎与中国和巴基斯坦走得更近。印度显然乐见斯里兰卡的政权更迭,拉贾帕克萨总统甚至暗示,印度政府的幕后操纵是其败选的原因之一,而印度政府极力否认这一指责。与此同时,斯里兰卡对印度的重要性不言而喻——牵扯泰米尔少数民族的斯里兰卡国内冲突势必会跨越海峡,蔓延到印度泰米尔纳德邦,而一个充满敌意的斯里兰卡政府会暴露印度的软肋,让印度的战略对手中国和巴基斯坦加以利用。此外,印度通过科伦坡运输的商品要多于通过其国内港口运输的商品,而且两国的贸易和投资交往也在迅猛发展。在印度政府明智地强调其致力于发展与所有邻国的关系之后,斯里兰卡就成为印度宣传这一新方针的典范。

  但是到抗美援朝战争进入阵地战阶段后,情况就不同了。以上甘岭战役为代表,志愿军全面采用坑道防御战术,加上炮兵力量的增长,已经可以有效组织防御。而在进攻方面,双方的防线都相对稳定下来,防御阵地的构筑越来越坚固,志愿军要想在美军巨大的火力优势下攻下阵地,也就越来越困难。

  特别是如果阵地前是开阔地,它基本就是被美军火力全覆盖的死亡地带,几百米的开阔地,一个连冲过去,最后就只剩下一个班都是常有的事情。比如上甘岭战役中,在通过美军炮火封锁下的一千多米开阔地时,1个一百来人的连队就伤亡了72人!

  另外,美军当时掌握着战场制空权,所以志愿军很少在白天主动进行作战,进攻基本都是在晚上。如果两军阵地之间距离较大,从天黑后开始进入进攻出发阵地,再发起攻击,就算比较顺利,拿下阵地也要凌晨时分了,还来不及巩固阵地就已经天亮了,天一亮美军就会在优势火力下反攻,便很难顶得住,得而复失也就在所难免。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