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建碑回顾,1879年交付攻占东京(Tokyo卡塔尔思考

  美国总统奥巴马本月将访问亚洲,可能谋求加深人们对美国重新“转向”该地区的信心,届时他将看到曾经不相为谋的国家正在筹划未来的迹象。

  因此,笔者强烈呼吁有关方面建立金门战役纪念碑(或烈士陵园),与台湾方面进行协商,将金门岛上我军烈士遗骸迁回安葬。位置可在金门岛当面我岸大嶝适当位置,如登岛部队前线指挥所或登岛部队登船起航处,能从大陆、海面和金门岛方便观瞻;纪念碑碑文要简述金门战役的情况和历史地位;要尽可能全地铭刻登岛部队番号和所有已知的官兵、船工的名字,并留有余地可续补,不论他们是牺牲、被俘、失踪或遣返。▲(作者是南京军区原副司令员、金门战史研究专家、中将)

  明治日本对“华夷秩序”,即对中华世界的独特感受性——压抑与愤懑——因甲午的胜利而得到了释放乃至升华。接下来,他们开始面对“世界”,即欧美率先开创的世界秩序与世界文明。1904年爆发的日俄战争,之所以被塑造为黄种人对白种人的胜利,原因正在于此:这是文明对文明的战争。福泽谕吉在《通俗国权论》(1878年)中写道:“身处禽兽世界,最后可诉诸之手段唯有必死之兽力”;“百卷万国公法不如数门大炮,数册和亲条约不如一筐弹药。”这种对世界文明的虚无主义认知,最终决定了日本于1941年向美国宣战。

  澳大利亚洛伊国际政策研究所的地区安全专家罗里·梅德卡夫说:“我们在这里看到了一个明确的趋势,这个趋势可能将加快。”

  有必要建金门战役纪念碑

  明治政府中此战最重要的指导者、外相陆奥宗光在战争尚未结束时撰写的回忆录《蹇蹇录》,向人们提供了此时期日本对世界的认知。陆奥等政治家认为,自维新以来,日本为伸张国权,一直面临着双重的压力:其一是清国皇帝权威下的华夷秩序,即中华世界秩序的压力;其二是西方列强强迫日本签订的通商条约。前者具体是指悬而未决的琉球王国的归属问题,后者是废除治外法权(藤村道生:《日清戦争前後のアジア政策》,岩波書店,1995年)。选择对华开战,正是实现这种国策必不可少的手段。

  该地区的外交官证实,工作级别的信任程度正在提高,中国在亚洲海域投放海军力量促使一些国家走到了一起。

  王洪光

  明治日本政治家的对华认识并非秘密。早在1883年6月参议山县有朋发表的《对清意见书》中,就有如下说法:“我国自与彼缔约以来,从出兵台湾、琉球处置到朝鲜事变之办理,虽说皆我国不得已而为之,究其实则凌驾于其势之上,大杀其威风。彼对我国抱有不平之意,已非一日。乘彼武备充实、内治稍修之机,或有人起而献策,称霸东洋,问罪我国,实不可测……如今内阁决议,确定以下军机之要。(1)前日议定之铁甲战舰,宜迅速竣工;(2)加速港口炮台之建设,布设水雷,以供内海防御之用;(3)万一不幸,彼开启战端,我国必举全力战而胜之,为此必制定非常政略,终止土木建设,禁止酒席宴会,凡奢华靡费无用之事,一概杜绝,上下一致,勇往直前,鼓动天下之大义。”(转引自大江志乃夫:《東アジア史としての日清戦争》,立風書房,1998年)

  报道认为,新的关系网包括:日本和印度扩大合作;越南讨好印度和俄罗斯;马尼拉与河内合作更加密切,对于中国在可能蕴藏丰富资源的南海领土问题上的愤怒,它们感受最深。菲律宾和越南也在拉拢马来西亚对付中国。

  清明又要到了。近日,在抗美援朝战争中牺牲的中国人民志愿军437具烈士遗骸隆重迁回祖国安葬。去年,为了纪念在台湾牺牲的1000多名我党地下工作者,在北京西山建立了无名烈士纪念碑。近年,国务院和民政部相继出台《烈士褒扬条例》和《烈士安葬办法》,把散落烈士墓葬和遗骸集中安葬。这些举措表明了国家和人民对建立和保卫新中国而英勇牺牲的烈士们应有的尊重。这既是后人对前辈的感恩,也是让革命烈士精神代代相传。

  知识界的战争观

  专家认为,对于马尼拉与河内走得越来越近,北京将密切关注。

  由此,在金门当面建立一座金门战役纪念碑(或烈士陵园)是非常有必要的。首先,当年渡海登岛作战的指战员和船工为了祖国的解放和统一事业,献出了宝贵生命,值得我们缅怀并寄托我们的哀思。其次,警示祖国统一大业尚未完成,两岸中国人还处于分离状态,大陆和台湾领导人以及广大民众,要站在历史的高度寻求和促成两岸的统一。再次,迎回登岛烈士遗骸,其本身就是对两岸和平统一的有力促进,既符合中华民族逝者为尊的传统,也有利于两岸和解。四是,金门战役的失败教训是极其惨痛的,作为一个爱国主义教育基地,也确有建立的必要。

  日本政治家的战争观

  菲律宾外交部长阿尔韦特·德尔罗萨里奥7日对路透社记者说,马尼拉和河内也都联系了马来西亚,就如何更好地对付中国交换意见。

  但是,65年前的金门战役好像被人们遗忘了。在战役中牺牲和失踪的我军官兵在全国2.5万座烈士纪念设施中,竟没有一席之地!1949年10月24日至27日,我军发起解放金门战役。渡海登岛作战的9086名将士和船工,英勇奋战三昼夜,由于战役指导、敌情判断、组织实施和潮汐气象等错误,致使登岛部队全军覆没,其中3000余人阵亡,5000余人被俘,1000余人失踪,无一返回。是我军战史上最为彻底的一场败仗。解放战争的巨大胜利,在这里画下了一个不圆满的句号,大陆与台湾隔海相望,未能实现祖国的统一,成为我党几代领导人和全国人民的一块心病。

  这种将中国视为“野蛮”的言论背后,流淌着日本极为特殊的心理意识,德富苏峰将其表达得淋漓尽致。他论述说,1853年美国东亚舰队佩里司令官对日本的强迫开国,是相当于“强奸”的屈辱;“直到今日,我们与世界诸强国对立时膝盖仍无法站直,正因有此污点之故”。日本被迫开国后,“轻侮”随之到来;“世界”认为日本人“只是接近猿猴的人类”,或者是“接近人类的猿猴”。欧美人非但不认为日本与自己平等,甚至还认为日本比不上中国。日本若能取胜,在地位上不仅会超过中国,还能恢复被伤害的自尊心。因此,他认为此战最大的战利品将是“大日本国民的自信力”。这种自信力的根本在于欧美对日本的认知。在这个意义上,此战不是“暗室”内的格斗,而是在“世界面前”的决战;“在战胜清国的同时,我们战胜了世界。世界知道了我们。因此,世界会敬重我们、畏惧我们。我们正在获得恰如其分的待遇。”(转引自米原謙:《日本政治思想史》,ミネルヴァ書房,2007年)就此而言,日本对华开战的另一意图是对欧美开战。此战不仅仅是在“世界面前”的决战,在深层心理层面更是对“世界自身”的决战。

  菲律宾和越南的军方官员对路透社记者说,一个40多人的菲律宾海军代表团将重返南子岛参加派对,庆祝河内与马尼拉刚刚兴起的海军合作。

  日本的“日清战争”观

  梅德卡夫说,尽管这种新关系不可能变成军事同盟,但是它们的战略磋商密集,包括共享对中国崛起及其影响的评估。

  与这些心理与认知同步而来的是对华备战。早在1871年日本派遣谈判代表赴华前,参议江藤新平就向右大臣岩仓具视提交了《对外策》,其中提到:“若清国失礼于我国,可问其罪,或联合俄国,合力出击;或策动俄国,使其保持中立。我国独力进攻,一举征服支那。”1874年出兵台湾后,陆军相山县有朋与岩仓具视先后提出《外征三策》与《意见书》,均为对华开战方案,并且准备好了《支那征讨敕命》。1879年琉案问题一出,参谋本部管西局桂太郎中佐提交了《斗清策案》,拟定了“进攻福州”、“攻占北京”等方略。1887年,参谋本部第二局局长小川又次郎大佐制定《征讨清国对策案》,将割让辽东半岛、舟山群岛、台湾等列为战争目标,并具体确定的开战日期为“清国军队改革完成之前”或“欧洲各国获得远征东洋的实力之前”(安冈昭男:《明治前期日中关系史研究》,福建人民出版社,2007年)。日本直到对华开战为止的时期,正是战争意志等待战争实力与时机成熟的时期。

  菲律宾海军官员说,两国海军最近同意扩大在有争议区域的合作,越南一艘军舰不久之后将访问菲律宾。

  值得注意的是,“相赌”说的确将某种“偶然”要素提到了认识层面——主动挑起战端的日本有失败的可能。这种看法究竟在何种程度接近事实的真相?阅读后世学者的研究,我们发现促成战争的若干要素——诸如政治领袖的战争意志、国民的支持、列国的立场等——在对华开战时期高度一致。史学家与一般民众容易忽视的问题是,这种形势如何造就而成?其实,明治政府的指导者在对华开战前,已经形成了独特的对中国(中华)与对世界(欧美)秩序的认知。这场战争是在这种世界认识的基础上,高度掌控并灵活运用内政、外交与军事实力的结果。日本的胜利,得益于其“智慧与力量”。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