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是如何做到荣誉不断,中国第一批革命文物保护利用片区分县名单公布

武警某部一中队退伍老兵表彰仪式上,全体官兵面向荣誉旗庄严宣誓。 张凯摄
●这是一个荣誉连队。经历了5次转隶、4次移防,他们如何做到荣誉不断、连魂不散?
●这是一群视荣誉如生命的官兵。在新一轮转隶移防中,坚强的老兵为何流下了眼泪?
●这是一种深厚的精神传承。在新体制编制下,他们遭遇挫折,又如何实现浴火重生?
每一个让人感到非同凡响的团队,必有其独特的精神内核
回想对武警某部七中队的第一印象,宣传干事余小六至今仍感慨不已。
在某执勤点,看到该中队一个任务小组的官兵列队走来,余小六惊讶于他们刚健的体态和步伐:“一个小组却走出了仪仗队一般雄壮和威严的感觉。”
在教育课前,他看到七中队官兵们进入学习室,挪桌子、搬凳子竟然没有磕磕碰碰的响声。学习室墙壁上,那一排排比武竞赛的奖状又说明了这个中队不仅仅是作风过硬。
深入了解后,余小六才知道,该中队曾经历了5次转隶、4次移防,但他们对荣誉的传承却始终如一、未曾中断。
在解放战争中,该中队曾隶属于原68军,因作战英勇,被授予连队历史上第一面“英雄连”的锦旗;抗美援朝战争中,该中队开赴朝鲜战场,并因“奇袭白虎团”的巨大战果,被志愿军总部授予“猛插分割、机智神速,痛歼匪军建奇功”锦旗,荣立集体特等功一次;转隶武警部队后,面对训练方式和任务内容的巨变,该中队依然传承发扬了战场上那种拼死一搏的精气神,赢得更多的“英雄旗”……
每一个让人感到非同凡响的团队,必有其独特的精神内核。该中队的精神内核就蕴藏在荣誉室的一面面“英雄旗”里。一茬茬官兵为该中队赢得了越来越多的荣誉,这些荣誉也在不断塑造一茬又一茬官兵。
在一次执勤过程中,上等兵冯遵乘和列兵于晓虎发现,一个深色手提袋被弃置于海关执勤岗亭的墙角。他们迅速呼叫机动巡视组的上士李东光,带领新兵郭凯前来支援。
在排除了爆炸物的可能性后,他们打开手提袋一看,里面竟然有63万元现金。他们随即向时任连长杜志国报告情况,并上交了所有钱物。
后来,失主当场拿出5万元现金,想要酬谢拾金不昧的几位战士,被他们婉言谢绝。
荣誉的激励“浇灌”出该中队过硬的作风。
一次,该中队官兵受命在海拔5200多米的高原上站哨执勤,很多人都出现了高原反应。
上士马如启虽然感觉头晕眼花,但依然坚持挺立在寒风中。6个小时后,他随车撤回,沿路顺道去接回其他战友。远远地,他看见两位战友挺立在荒无人烟的雪原上。
直到听到“撤回”的口令,这两位冻得像“冰雕”一样的战友才抹了一把脸,踏出几道新鲜的脚印……
每个人都在为集体、为他人着想,这样的团队是值得奉献的
演训场上为荣誉而拼搏的动力,往往来自于日常连史连魂的“浇灌”。
刚来这支钢铁般的连队时,战士刘佳佳就因为这里“恐怖”的训练强度而心生退意。他甚至向时任排长雷鸣提交了想回家的书面申请。
当时他患了足疾,平时很威严的班长宋帅,每天背着他去看医生,还自掏腰包为他买高品质牛奶补钙。
“从那时起,我就爱上了这支连队。”刘佳佳回想新兵时的蜕变,“每个人都在为集体、为他人着想,这样的团队是值得奉献的。”
对集体、对战友的深情,成为刘佳佳捍卫中队荣誉的情感基础。梳理官兵们的成长轨迹,我们也能明白荣誉和连魂在官兵中潜移默化的激励作用。
第一次参观连队荣誉室,浏览着陈列的十多个比武第一的奖牌,刘佳佳惊讶地问班长:“这到底是不是真的?”班长宋帅告诉他:“事实就是如此,要想在我们这个单位立足,军事训练必须过硬。”
更多的见闻触动着刘佳佳的心灵。在宿舍里,他曾看过老兵侯晏青腿上青一块紫一块的伤疤。侯晏青告诉他,想在障碍课目中再多提速哪怕1秒、想要争取下次比武再夺块奖牌,就必须付出一定的代价。
在学习室,刘佳佳发现老兵们坐下之前都会把袖口挽起来。很久之后他才明白,老兵们这样做,不过是要避免袖子上的金属扣划伤桌面,确保集体财物的维护要比别的连队更好。
“军人的荣誉重于一切。”刘佳佳从越来越多的细节中领会到这句话的深意,也逐渐成长为能为连队争得荣誉的“好手”,并很快担任了七班班长。他帮带过的战士陈文强,也有着相似的心路历程。
新兵时的陈文强因为觉得“特功四连”的称号很酷,就主动申请来到这支连队。刘佳佳是他的第一任班长。在荣誉室里,刘佳佳向他详细讲述了每一块奖牌、每一面锦旗背后的故事,那些故事里有汗水,也有鲜血。
当时,刘佳佳经常带着陈文强打扫荣誉室。他们清扫地面的工具竟然是抹布。
荣誉室不大,但陈文强还是忍不住问:“为啥别的连队可以用拖把,我们就得用抹布?”
“因为我们必须比别的连队做得更好,否则对不起前辈们用生命换回来的那么多荣誉。”刘佳佳的这个回答,在很久之后的那次比武中,陈文强才彻底懂了。
那次比武分两天进行,该中队的前身——武警某部四连首日仅获总评第二。在官兵们的心目中,第二名就像战场上打败仗一般让人无法接受。
休假在家,却时刻关注比武场战况的时任连长李鹏实在坐不住了,当天晚上就乘飞机赶回连队。第二天,他带队出征,实现反超,最终斩获总评第一的成绩。比武刚一结束,他又火急火燎地飞回老家。
事后,有老兵提起,比武结束第二天就是连长李鹏大婚的日子。他连夜赶回老家后,一早就要出发去接新娘。陈文强这才明白,这个比武总评第一的荣誉所承载的那沉甸甸的分量。
赢得新的荣誉,是对过往荣誉最好的传承
中队长陈小三怎么也不会想到,转隶移防后的一次考核中,由于任务转换及训练课目调整,该中队竟然破天荒地拿了个倒数第一。
这种情况可是这支英雄连队数十年来头一回遇到。考核讲评后,陈小三下令解散,所有人却站在那里纹丝不动,一个个咬紧牙关、紧握双拳。
翻开连史,该中队曾在抗美援朝战争中遭遇极大考验。当时,该中队的前辈们取得奇袭白虎团重大战果后,与敌交火。最终仅有19人在战场上活下来,其中2人不久又因伤势太重而牺牲。
仅剩17个人的连队还能再次站起来吗?历史给出了肯定的答案。
回顾的是连史,继承的是连魂。陈小三倡议:“我们必须知耻而后勇,撇开以往所有的荣誉光环,从零开始,赢回曾经的荣誉和自信。”
陈小三带着中队骨干研究新大纲,制定了详细的强化补差训练。那段日子,几位训练尖子从凌晨4点半就开始了一天的训练,跟随他们早起训练的人逐日增多。不到半个月,在该中队驻训场,每天凌晨四五点,官兵们就自发地开始了高强度的全员训练。
陈小三能够强烈地感觉到,全中队官兵“都憋着一股劲,就等一个打翻身仗的机会”。
新一轮的比武如期而至,该中队官兵的激情被彻底点燃。
战术课目比武中,新兵张庆用力过猛,肘部大面积擦伤出血,但他依然咬牙坚持,高标准完成所有战术动作。
九班副班长乔亮在前期训练中小腿划破。陈小三劝他先把伤养好,他断然拒绝:“我在养,对手在练,好不容易取得的优势又会被反超。”
由于每天被汗水浸湿,伤口很快化脓,但乔亮坚持走上比武场,并在障碍课目上取得名次。在随后的五公里武装越野中,他的一个脚趾的指甲受撞击而劈开,他从小包里拿出剪刀,将迷彩鞋剪个洞,包扎好伤口,再次冲进前几名。
在山地进攻连贯演练中,战士张立华不慎踩空,从山上滑了下来,小腿被划出10多厘米的血口子。在队尾压阵的指导员嘱咐他赶紧去后方处理伤口,他说了句“再等一会儿,就快赢了”,继续提枪冲锋。
“战士们为赢得荣誉,真是豁出命了!”比武场上那一幕幕拼搏的场景,感动着也震撼着陈小三这个老兵。
最终的比武成绩没有辜负官兵们的付出:干部组个人前3名,该中队占了2个名额;战士组个人前7名,该中队占了6个名额;全中队总评成绩遥遥领先。
荣誉是军人的第二生命 ■向雪峰
着名军事家克劳塞维茨曾说过:“在一切高尚的情感中,荣誉心是人的最高尚的情感之一,是战争中使军队获得灵魂的生命力。”
崇尚荣誉是我军的优良传统,也是我军打胜仗的内在动力。
军人为荣誉而生,为荣誉而战。军人的荣誉包含着丰富内容,体现在时时处处。但必须认清,战斗力是衡量所有金牌含金量的唯一标尺。
一支崇尚荣誉的军队,必能前赴后继、无往不胜;一名向往荣誉的军人,必能勇敢战斗、争取胜利。古今中外,任何一支军队都会把军人荣誉作为建军治军的重要内容。
崇尚荣誉就是崇尚胜利。官兵血管里流淌着崇尚荣誉的血液,就会为荣誉而顽强战斗;官兵心田里播下了崇尚荣誉的种子,就会为荣誉而英勇献身。
一部人民军队的历史,就是无数先辈崇尚荣誉创造荣誉的历史。每一个英雄称号都凝结着爱党爱国、百战沙场的热血忠魂,每一枚英雄勋章都镌刻着浴血奋战、建功立业的执着追求,每一面英雄锦旗都传颂着不怕牺牲、英勇善战的铁血豪情。
荣誉背后所蕴含的精神品质在官兵的血脉里不断传承。一代代军人离开军营,却把荣誉永远地刻在奖牌上,绣在锦旗里;一茬茬新兵走进营盘,把前辈用汗水、鲜血换来的荣誉捧过头顶,记在心间,用自己的双脚把这条荣光之路走得更长。
荣誉是军人的第二生命,有时候甚至比生命还重要。是荣誉,塑造了革命军人大义凛然的铮铮铁骨;是荣誉,铸就了人民军队一往无前的英雄气概;是荣誉,提供了官兵成长进步和部队建设发展的不竭动力。

我国第一批革命文物保护利用片区分县名单公布
记者从国新办今天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了解到,为贯彻落实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2018年印发的《关于实施革命文物保护利用工程的意见》,中宣部、财政部、文化和旅游部、国家文物局近日联合公布《革命文物保护利用片区分县名单》,确定了15个革命文物保护利用片区。
据介绍,此次公布的15个片区,主要是土地革命战争时期的根据地13个片区和抗日战争时期的根据地2个片区,分别为:井冈山片区、原中央苏区片区、湘鄂西片区、海陆丰片区、鄂豫皖片区、琼崖片区、闽浙赣片区、湘鄂赣片区、湘赣片区、左右江片区、陕甘片区、川陕片区、湘鄂川黔片区、晋冀豫片区和苏北片区,涉及20个省、自治区、直辖市的110个市、645个县。
据悉,革命文物保护利用片区是按照集中连片、突出重点、国家统筹、区划完整的原则,以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的革命史实为基础,以革命文物为依据,以党史文献和中共党史研究最新成果为参考,依托土地革命战争时期的革命根据地和抗日战争时期的部分抗日根据地,经过深入研究和部门协商而确定。

军功,不是你说立就能立 立功喜报,是指向立功军人家庭报喜的书面材料。
没有一张立功喜报是随随便便得来的,荣誉的背后是艰辛。与新疆军区某装甲团几名立功受奖的官兵交谈,笔者有这样一种非常强烈的感受。
“军人用汗水和血水浇铸的荣誉,没有切身体会的人,是掂量不出其分量的。”该团参谋长周志刚,对官兵每一个来之不易的荣誉都会高看一眼、看重几分。
去年6月,“国际军事比赛-2018”“苏沃洛夫突击”步战车组项目备赛场上,中士吕玉生驾驶步战车在赛道上飞奔。为缩短越障时间,通过前方崖壁时,他没减速,驾车直接冲了上去。结果,他的下巴狠狠撞上驾驶室前沿,磕开了一道隐隐可见骨头的血口子。
吕玉生强忍疼痛,驾车继续突击。为不影响备赛进度,伤口缝合第3天,他就重返训练场。最终,吕玉生与本组队员一起,打破该项目比赛纪录,夺得单车赛冠军。吕玉生个人被大赛组委会评为“最佳驾驶员”,后来荣立个人一等功。
“受伤失利还要追逐冠军梦,很重要的一点就是,我们的官兵有一颗金子般的荣誉心……”该团政委樊江伟在一次宣讲中这样讲道。如何呵护官兵的荣誉心,是他思考最多的一个问题。
2017年8月,该团四级军士长高天龙和下士朱鹏,代表中国陆军参加“国际军事比赛-2017”“军械能手”项目比赛,高天龙夺得榴弹炮修理冠军,朱鹏夺得轻武器修理和射击冠军,分别荣立个人一等功。
一等功奖章、证书和喜报发到该团后,团里第一时间召开表彰大会。随后,部队派出财务股股长陈奇、管理股股长王为,分赴高天龙和朱鹏的家乡,协调当地政府和人武部,举办隆重的仪式,将喜报热热闹闹送到他们家中。
在军地领导、学生和乡亲们的簇拥下,礼仪队在道路两旁敲锣打鼓、燃放鞭炮。高天龙身披绶带、胸戴红花、手捧鲜花,走进位于甘肃省民乐县新天镇高新村的家。
高天龙父亲接过喜报的那一刻,激动得说不出话来。妻子在一旁幸福得直掉泪,5岁的儿子喊着让爸爸将大红花戴到自己胸前。
以同样高调的方式收到喜报的还有朱鹏。他说,从没想到自己能与县里考上清华的“状元”一样风光。
从湖南省新邵县人武部政委李金民手中接过喜报和慰问金后,朱鹏76岁高龄的奶奶不停地向孙子竖大拇指。更让她没想到的是,从那以后,十里八乡到家给朱鹏介绍对象的人一下子多了起来。
除了“立功喜报送回家”,该团还有更多暖心举措——
去年初,该团四级军士长程江家属刚随军,就在新建士官家属楼分到一套住房。这得益于该团《随军官兵荣誉积分办法》中的一个条款——荣誉积分高者,可在同等条件下优先选择住房。
去年12月上旬的一天,凌晨4点,气温降至-13℃,全团官兵站在营门两侧,静待功臣回营。原来,该团12名官兵参加了全军“先知·兵圣-2018”战术级人机对抗挑战赛,一举取得8个项目的大奖。令他们没想到的是,全团官兵专门为他们举行了一场盛大的欢迎仪式。
前不久,上级比武竞赛任务刚下达到该团,官兵们就争先恐后报名。练兵场上,为荣誉拼搏的身影越来越多。
今天,我们让夺得荣誉的官兵风光无限;明天,就会有更多人激情无限地夺得更大的荣誉。
喜报,到家不该“静悄悄”
其实,上士刘中春去县里人武部“领”喜报时,也问过人武部的同志,为啥没有敲锣打鼓送到家里。
他得到的答复是:“咱们县立三等功的同志比较多,我们人手不够,只好通知本人或家属来领取。”
“呵护官兵的荣誉心,我们部队尽全力做好,但官兵家乡的民政部门和人武部能不能做好?我们心里没有底。”该团政委樊江伟说:“按理说,作战部队不应该直接把官兵们的立功喜报送回家。只因这些年官兵们的喜报在回家路上遭遇了太多失望,不得已,我们才亲自去送。”
为此,笔者连线了几名在人武部工作的同志——
“主要原因就是,并没有一个明确的机制要求必须怎样把官兵的喜报送到家,也没有明确的实施办法。总之,这是一项既不问责也不加分的工作。”某地人武部秦科长说,上级考核的主要内容集中在征兵、训练、安全等重大工作,没有涉及到每年送了多少张立功喜报。送不送,怎么送,全凭“自觉”。
在一定程度上,这直接导致了各区人武部很难将有限的精力投入到送喜报工作中。
在某军分区任职的杨参谋告诉笔者,送喜报时,人武部大多要邀请当地政府领导参加,以显重视。但有的兵员大县一年能有几十名官兵荣立三等功。“地方领导需要处理的工作很多,不是一等功、二等功这样的喜报,我们都不好意思去找领导协调。”
前往甘肃为官兵送喜报的管理股股长王为,就遇到了这种情况。虽然与当地人武部接洽时,同志们非常热情,也十分积极地张罗送喜报的仪式,但是在邀请当地政府领导时,还是出现了一个小插曲。
王股长说:“当地领导原本表态,要亲自把立功官兵的喜报送到家。结果,因为有临时突击任务,那名领导一连3天都抽不开身。”
如果说兵员大县遇有这种尴尬有因可诉,那么中士小梁的遭遇却无处可查缘由。
小梁的家乡在东部某沿海城市。当地应征入伍的兵员并不多,在部队一直服役的更是寥寥无几。拿小梁的话说:“目前,整个镇还在部队服役的,就剩我这一棵独苗了。”
当初入伍时,当地人武部的同志又是请小梁全家吃饭,又是敲锣打鼓地把他送到高铁站,让全家备感光荣。可小梁一进部队营门,当地政府和人武部就再也没有动静了。
入伍5年,小梁先后两次荣立三等功,家人不仅没盼到敲锣打鼓送喜报的热闹场面和荣光,喜报还不慎“走失”过一张。
“家里人差的不是慰问的钱和物,而是一颗心。”该团二级军士长方政刚说,每一名官兵入伍时,都揣着一个“干出样子、为家乡争光”的梦想。当这个梦想通过官兵们付出汗水甚至鲜血实现之后,家人却感受不到这份荣誉带来的荣光,他们的内心难免有些失落。
该团副政委王宏涛提出建议:能不能出台一个规范性文件,明确哪种类型的荣誉,可以由部队上门送;哪种类型的荣誉,应该由人武部或地方民政部门联合送。这样,在厘清责任范围的同时,也规范了送喜报的程序和方法,避免出现“部队担心送不到”“不管送不送,人武部都不会被问责”和“啥类型的喜报都要等当地主要领导送”等现象。
这个“喜”到底该谁来报、如何报
去年9月,该团首次将两名一等功臣的立功喜报送回家后,引起较大反响,甚至引来中央电视台《军营大拜年》节目组为其做专题电视片。
春节前,全军许多单位也纷纷组织了多种形式的“送喜报回家”活动。有的单位甚至组建多支小分队,将三等功及以上荣誉的喜报全部送到官兵的家乡。
该团组织股股长闫浩在欣喜的同时,心中又感到些许不妥,“其实,作战部队一下派出这么多干部,还是比较牵扯精力的。”
那么,官兵们的立功喜报究竟该由谁来送?如何送?到底有没有明确的制度和规范?
为立功人员送喜报,历来是我军一项重要的荣誉激励制度。
早在抗日战争初期,毛泽东、王稼祥等就联名发出通知,明确要表扬八路军、新四军干部战士的英勇行为。
解放战争中,新四军一师二团提出了“把功劳记在功劳簿上”“有功报功,论功行赏,人民功臣,个个尊敬”的口号,还建立了“三证”,即个人有“功劳簿”,连队有“功劳簿”,家里发“功劳状”。一人立功,全家光荣。
1951年4月,志愿军政治部规定,凡立功与当选英雄模范的个人与单位,均按等级给予奖励,主要有:会议嘉奖,通令嘉奖,授予奖旗、奖状、奖章、奖证、纪念证,军旗前照相,给家庭寄喜报,编撰传记,登报表扬及向全国广播。这是全军首次将寄喜报工作写入军事法规之中。
2014年7月27日,经习主席批准,原解放军四总部制定了《军队奖励和表彰管理规定》,其中第十九条明确:人民武装部收到受奖通知书和喜报后,应当协调民政部门举行一定仪式向受奖个人家庭送喜报,并协调当地媒体做好事迹宣扬工作。这个规定为送喜报提供了法理依据。
“呵护官兵的荣誉心,部队不能剃头挑子一头热。”作为“立功喜报送回家”发起人,该团政委樊江伟这样认为。
樊江伟说:“从中央下发文件到省、市、县、乡镇,再到村委会、居委会,有6个环节。部队和地方政府、人武部、民政局,不管哪个环节出问题,都会导致政策落实打折扣。”在呼吁全社会更加重视官兵荣誉的同时,他也提出了军地各级“还需再多花点心思、动点脑子、使点劲儿”的建议。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