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在东海举行夺钓鱼岛军演,仍用俄发动机

   
据俄罗斯军工综合体网站3月14日报道,中国改进型歼-20歼击机原型机高速滑跑的照片2月20日在互联网上曝光。成都飞机工业公司(成飞)研制的歼
-20“黑鹰”属于国产隐身多用途歼击机,按照中国的分代标准为第四代战机,按照西方标准则为第五代战机。负责研发的成飞不仅设计和制造作战飞机,还生产航空零配件。

图片 1
资料图:解放军演习画面

  据《日本经济新闻》16日报道,美国总统奥巴马将于本月23至25日对日本进行2晚3天的国事访问。为了迎接奥巴马日本将提升警戒级别,从18日开始,东京市中心实施交通管制,在奥巴马访日期间,东京警视厅将派出1/3警力约1.6人以及1万多辆巡逻车负责安保。而日本《产经新闻》16日报道称,奥巴马访日期间,中国将在东海展开规模前所未有的军事训练。美国太平洋舰队情报作战部部长詹姆斯·法内尔就此警告称,“从中国在东海展开的训练分析,解放军正在为通过闪电战迅速占领钓鱼岛作准备。”

   
英国简氏防务网站指出,中国歼-20将在2017-2019年装备部队。有猜测称,这架试验样品机可能将交给解放军空军进行试验。

  原标题:新装备经受严寒大考(国防视线·严寒条件下部队军事训练系列②)

  报道称,法内尔尤其担心的是,中国海军已经大量配备用于实战、射程超过3000公里的DF-21型洲际导弹。他强调说:“这种洲际导弹对美国第7舰队和日本海上自卫队舰艇构成巨大威胁。”同时他警告说,“第7舰队和海上自卫队必须强化潜艇的战斗力,严密追踪中国舰艇的动向,时刻保持警戒态势。”

   
新版歼-20的照片首度被网络媒体曝光是在2013年12月和2014年1月。最初的照片似乎经过了数字化处理,但是从照片上仍能看到“2011”的机身编号,也能看到旨在改善发动机性能和飞机战斗力的变化。发动机进气管上边缘向下倾斜,垂直安定面后上方边缘截短,主起落架舱和武器舱具有更加明显的“牙齿”以降低雷达辐射水平,座舱盖拥有与F-35相同的风挡。

  在不同的自然环境中,尤其是酷暑、严寒等条件下,武器装备的性能和形状会产生不同的变化,会给操作使用带来新的考验,影响作战能力的充分发挥。严酷的自然环境也会制约和降低军人的战场行动能力。如何使人与武器装备适应极端自然环境的严酷考验,始终保持最佳结合,是军队保持和提升作战能力必须解决的问题。

  对于钓鱼岛未来的局势走向,美军高层内部存在两种截然不同的看法。美国海军陆战队第3远征军司令兼冲绳海军陆战队司令约翰·威斯勒中将认为,中国此次大规模军事训练“并非针对夺岛作战而准备”。

   
歼-20歼击机采用鸭式气动布局,机翼与机身共轭,采用高位三角翼。歼-20战机使用和美国F-35相同的红外传感器配线系统,表明了中国在光电技术领域的雄心壮志,说明歼-20将成为一种多用途飞机,它使用的内置武器舱尺寸大于F-35的武器舱。

  凌晨,陆军第39集团军某机步旅的作战值班室猛然电话铃声大作。“应急作战预案启动!”“全旅紧急出动!”……“铁流—134”冬季实兵演习就这样拉开了序幕。

   
有报道称,歼-20原型机配装国产新版WS-15发动机,加力推力可达15吨,但是其他消息源指出,这种双路式加力发动机的研制工作不可能在2020年前完成,因此首批量产型歼-20将会配装俄罗斯发动机。

  此时的气温接近零下20摄氏度。演习全程长达11个昼夜。

   
如果是这样的话,用于试验的首批量产型歼-20将配装AL-31F-M1(推力13.5吨)、AL-31F-M2(推力14.3吨)或117S(推力
14.5吨)发动机。2010年有报道称,中国希望为歼-20购买117S发动机,但是俄罗斯并不急于销售苏-35战机配装的该型发动机。

  对于刚刚完成改制换装不久,人员装备“大换血”的该机步旅来说,这无疑是一场来自“寒冷战场”的大考。然而,旅长刘纪远却很兴奋:“这恰恰给了我们一个检验部队能否整建制形成战斗力的好机会。”

   
AL-31系列双路式涡喷高温加力航空发动机由俄罗斯“土星”科学生产联合体研制。AL代表发动机项目领导人阿尔希普-柳利卡,F代表加力燃烧室。AL-
31的工厂名称为“99号制品”。发动机设计工作从1973年开始,最新改进型号包括推力矢量版AL-31FN-M1/M2。

  对“5毫米现象”举一反三

   
预计中国首批配装俄制发动机的量产型歼-20歼击机最早可能会在2015年开始在解放军空军编成内进行训练飞行试验,2017年开始服役,到2019年前形成初始战斗力。

  “报告!222车击发后炮没打响。”

   
其他消息源认为,双座型歼-20S今年就有可能问世,可能会和沈阳飞机工业公司研制的歼-16双座型多用途战机形成竞争。歼-16是沈飞以歼-11BS为基础研制的多用途歼击轰炸机,目前正在进行试验。

  2013年12月11日上午,右翼主攻群编成内一辆坦克,在进攻战斗中出现“哑弹”险情,坦克五连排长、车长沈孝雨立即上报。

   
目前还不清楚,编号2011的最新版歼-20原型机是否是预生产版定型型号。但是,成飞完全可能按照指定时间表如期完成歼-20的生产和试验。2009年
11月9日解放军空军将领何为荣曾经推断称,新一代战机将在未来8-10年内全部研制成功并投产。(编译:林海)

  “检测闭锁器接通情况、检查炮栓关栓情况、检验击发电路,在安全时间过后改用手动击发。”连长陈健华立即拿出处置方案。

  一一排除可能出现故障的节点,炮长利用最稳妥的手动击发方式再次击发,可炮弹像死了一样,纹丝不动。怎么办?在又一次挨过安全时间后,乘员们打开炮栓,赫然发现击针的两次撞击都没击中底火,故障原因就是已经被排除的关栓不到位。

  “严寒条件下,装备的润滑油脂性能大幅度下降,虽然看起来栓体的位置是正常的,实际上还是偏了5毫米。”事后总结经验,坦克二营营长王洪伟说道。

  演习中,“5毫米现象”无处不在。坦克击发后不自动抛壳、击发线路断路等故障此起彼伏。“不拉到严寒条件下走一遭,有些情况根本想象不到。”王营长告诉记者,比如车长的指挥炮塔门,本来是可以全方位自如旋转的,以便于更好地观察指挥。但严寒天气里,润滑脂几乎凝固了,车长要花很大的力气才能转动炮塔门,指挥观察遇到极大困难。营里一辆坦克没能及时打击目标,就是因为炮长观察窗外的雨刮器出现故障,坦克冲击过程中被飞溅的积雪盖住了观察窗。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