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称中国获苏27发动机已20年仍未仿造出可靠产品,海航将是美军射击靶子

  俄称日本军事建设对中国和亚太影响深远   

  【环球网综合报道】据美国战略之页网站2月7日报道,原题:《水面部队:关于中国军力的错觉》。

图片 1
资料图:俄制AL-31F发动机

  据俄罗斯军工综合体网站1月24日报道,2013年底和2014年初,日本军事建设在战后历史上,在国家漫长的“正常化”道路上,开始迈入极其重要的加速阶段,对中国和整个亚太地区都将产生深远的影响。 
 

  文章称,担心中国海军将对美国海军70年来在太平洋地区的海上霸权构成威胁还为时过早。虽然中国海军自20世纪70年代以来有了长足的进步,但中国仍然没有一支非常有效的远海部队。

  据俄罗斯军工综合体网站2月13日报道,俄罗斯空军开始接装新型批量生产的苏-35S战斗机,计划与稍后装备的第五代战斗机T-50一起并肩战斗。

  所谓“正常化”是上世纪90年代初在日本政治精英阶层兴起的一种提法,要求日本逐步摆脱在国内外政策方面的所有限制,无论是二战胜利国强加给日本的,还是日本政府自愿承担的。前者包括1947年宪法,主要是宣布日本放弃使用战争作为解决国家间问题的手段,以及放弃拥有常规武装力量的第9条,而且并不仅仅局限于此;后者包括“无核三原则”,即不研制、不拥有、不引进核武器,以及日本武器出口限制三原则。必须强调的是,后面两个原则没有法律界定性质和约束力,是日本政府在60年代末自愿承担的。 
 

  文章称,有一点是不可否认的:中国海军正在不断进步。到20世纪80年代,中国的巡逻舰船当中有许多配备了反舰导弹。到了上世纪80年代,中国有超过800艘巡逻船、50艘驱逐舰和护卫舰,以及107艘潜艇。这些舰艇大多采用前苏联的设计,许多舰艇的配备更像是二战后期而非冷战后期的舰船。数量有限的几艘核潜艇并不适宜执行海上任务。

  2013年生产的首批12架苏-35S战斗机于2月12日在阿穆尔河畔共青城飞机厂正式移交俄空军作战部队,编入东部军区第3空防司令部第303近卫混成航空兵师第23歼击航空兵团第1大队,部署在中国东北当面的哈巴罗夫斯克边疆区捷姆吉机场。俄国防部长绍伊古在交接仪式上表示,苏-35S超机动战机在飞行技术性能上优于国外同级别飞机,能够执行多种作战任务,能在极其恶劣的气候条件下使用,同时也是制造第五代战斗机的平台。

  现在日本军事建设和自卫队(实际上已经成为名符其实的常规武装力量)使用方面的重要限制,是日本政府对宪法第9条的解释,主要是禁止使用武装力量,哪怕是以联合国宪章规定的所谓“集体自卫”形式。这种自我约束的后果可能导致这样一种假设情况,比如驶往日本护送食品的美国舰队在公海遭到某个“第三方”的攻击,日本海军却无法提供保护,只是因为它们到今天还没有权利这样做。但是,类似情况的反常之处在于这纯粹只是表象,因为根据1960年通过的《美日安保条约》,日本基本上把国家安全问题全部交给了美国,完全实行所谓的“吉田主义”(以日本战后第一位首相的名字命名),集中全国所有力量恢复和发展经济。到冷战结束时,日本已经成为世界第二经济强国,从而意味着“吉田主义”目标的实现。之后日本统治集团开始日益频繁地表示吉田主义已经结束,必须平衡美日双边同盟义务,修订国家安保和国防领域内的所有法律基础。 
 

  到上世纪90年代末,大变革开始了。海军巡逻船、护卫舰和驱逐舰的数量基本保持不变,但许多10年前服役的军舰已经被更新、更有效的型号所取代。潜艇部队缩水40%,但在军中服役的潜艇更加现代化,船员们也得到更好的培训。核潜艇的数量更多了,但它们仍远远逊色于美国的舰船。

  俄军飞机最新历史上曾经有两种飞机先后被称为苏-35,因此经常容易混淆,尽管它们在外形上看起来并不相同。第一种以苏-35为代号的飞机是在上世纪90
年代初推广到国际展览会的T-10M,即苏-27M,这里面有广告成分,希望能有某个国家突然想买这种全新的飞机。它是基础型苏-27的激进升级型号,实际上是由截击机改造成多功能战斗机的首次尝试。在T-10产品技术任务要求上,建议做出适当变化,赋予飞机使用制导武器攻击地面目标的能力,为此要求使用新型雷达,并对火控系统进行大量修改。机身也有变化,比如增加鸭翼。由于各种原因,该型飞机的研制工作没能继续下去。在1988年首飞之后,根据惯性在
90年代初进行了改进,但是随后国防资金严重短缺,国家国防订单长期冻结,苏霍伊设计局和工厂开始着手完成更有前景的任务,主要是把俄空军现役苏-27战机升级为苏-27SM,为外国客户生产改进型苏-27,完善苏-30MK出口型号,最终于世纪之交在世界航空市场上掀起了苏-27/苏-30战机的出口热潮。

  鉴于东亚国家对二战期间日本帝国主义军队的侵略和占领仍然记忆犹新,日本“正常化”进程直到不久前还在逐步谨慎发展。这种“不慌不忙”的一个重要动机在于,现代日本和二战时的盟友德国一样,凭借雄厚的经济实力,不费一枪一弹,就在很大程度上完成了当年在二战时付出惨痛代价却也最终未能完成的外交任务。 
 

  进入21世纪,中国海军部队的数量和质量均有所提升。现在他们有数十艘现代化柴电动力潜艇和数艘核潜艇。海军有数十艘现代化护卫舰和驱逐舰。巡逻艇的数量减少了。海军航空部队有了长足的进步,虽然与美国相比它们在很大程度上依然是对方练习射击的靶子。中国的海岸警卫队已经进行了大幅扩张,目标显然是组建一支拥有护卫舰和轻型护卫舰的部队。

  将近十年之后,大约在2005年,俄罗斯重新使用苏-35代号。装配新发动机的新型苏-35飞机于2008年2月从格罗莫夫国家试飞院拉缅斯科耶机场起飞。除了同样源自苏-27之外,它和T-10M没有任何关系。最初该机曾经短暂命名为苏-35BM,后来干脆简称苏-35以吸引外国客户。在俄空军对其明确关注之后,出现了苏-35S版本,遵循传统,表明该型号产品主要用于满足俄国防部需求。2009年俄军方订购了48架苏-35S,规定在2015年前完成交付。

  当前的地区政治局势促使日本开始加速“正常化”进程。中国崛起,成为世界第二强国,被日本以及其他几个邻国日益认为是对自己国家利益的主要挑战。所谓的“中国因素”成为日本加速“正常化”进程的主要原因之一,甚至可能还是最重要的原因。结果在东南亚各国的眼中,日本这个不久前的仇敌摇身一变成为它们与中国对抗的重要支柱。这种转变的证据包括2013年12月底召开的“日本—东盟国家”峰会,以及日本自卫队参加菲律宾“海燕”飓风抢险救灾活动。要是在二三十年前,日本军人无论以何种形式出现在菲律宾,都简直难以想象。 
 

  文章指出,美国舰队的规模仍然更大,即使半数的美国舰队部署在世界其他地区。自20世纪70年代以来,美国舰队的规模一直在缩小,但其技术水平在不断提高。此外,美国在该地区有盟友(特别是日本和韩国),它们拥有美式风格(现代化且训练有素)的舰船和船员。

  俄空军大约从1993年以来曾经在长时间内没能大批量接收作战飞机。因此现在装备的苏-35S新型战机,性能相对优异,比20世纪80和90年代大量生产的俄空军现役飞机整整高出一个档次,成为T-10平台苏-27/苏-30家族分支中最现代化的战斗机。它将和在生产中得到精心改进的苏-30SM(源自对印度和马来西亚出口的苏-30MKI/MKM)一起,逐步成为俄罗斯新型作战飞机的优秀代表,至少是在第五代战斗机T-50装备作战部队之前,之后将和
T-50一起并肩战斗。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