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文工团女兵月津贴2千7正团5千,2013年中国首艘核潜艇安全退役

  再见,老战舰们

图片 1
空政文工团演员纪敏佳 在兰州军区某部红军师
与官兵联欢。 新华社资料图片

图片 2
  资料图:当地时间12月26日,日本东京,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迎来12月26日执政一周年之际,参拜靖国神社。图为安倍晋三抵达靖国神社。

  2013年最著名的退役舰艇,是中国第一艘核潜艇“长征1号”

  1月31日,农历正月初一凌晨,又是一曲《难忘今宵》结束了这一年度的开年大戏。这是演唱者之一、总政歌舞团演员蔡国庆第20次出现在央视春晚。在他之前,总政歌舞团以及空政话剧团的牛莉和邵峰已经分别为这台晚会表演了三个节目。在这样的大舞台上表演,是部队文工团的常规演出之一。时代的变迁和人们观念的变化,也让这个团体中的年轻人们体验到了与同龄人不一样的酸甜苦辣。

图片 3
资料图:日本首相安倍晋三

  《瞭望东方周刊》记者山旭| 北京报道

  津贴不多,对象不好找

  2014来临之际,各国政要纷纷发表新年贺词,呼吁民众和政府共同努力,创造更加和平、稳定和繁荣的未来。然而,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发表的讲话却与其他国家的声音大相径庭,充满杀气,公然挑战世界的和平秩序。这位刚刚在参拜问题上“大出风头”的政客1日上午又在新年讲话中宣称:“夺回强大日本的战斗才刚开始……在日本和平宪法制定将满68年的现在,应该朝着把握时代化的修改方向,进一步深化国民讨论。”

  告别总是让人伤感,特别对于2013年5月11日的吴淞军港码头而言,这不仅是一次战友之间的分别,也是对两艘战舰的告别。

  2007年夏天,应届毕业生王媛媛(化名)报名参加了北方某大军区文工团的考试。进入文工团以后,王媛媛才发现,军队体系和自己此前接触的世界截然不同。

  在多国元首强调安全与和平之时,安倍却借机鼓吹修宪,并宣称要“夺回强大日本”,这样的新年讲话不禁让人想问:什么是安倍心中的“强大日本”?安倍“夺回强大日本的战斗”对手是谁?

  从20多岁的年轻水手到80多岁的白发将军,全体海军官兵高唱《战友之歌》,向淮安舰、镇江舰上的军旗致以最后一个军礼。

  恼。对王媛媛们来说,坊间对军队文工团女文艺兵的种种戴着“有色眼镜”的非议才是最不能接受的。曾特别支持王媛媛入伍的母亲因为担心女儿的工作给人留下“不好的印象”,在她每年回家时,都鼓动她退伍。

  二战后,美国与日本保持着特殊关系,数以万计的驻日美军在为日本提供安全庇护的同时,客观上也成为日本军国主义复活的一大障碍。在安倍外祖父、二战甲级战犯、日本前首相岸信介心中,“修改战后美国人监督下制定的和平宪法,再次把日本建成骄傲军事强国”是他至死不忘的梦想。安倍吹响的“战斗”号角,其背后无疑有一句非常明白的话——美国人早点从日本“滚出去”。

  4月28日,北海舰队黄石舰、芜湖舰退出现役。

  2012年,王媛媛选择了退伍转业。压垮她的“最后一根稻草”,“说不上大,也不算小”。那是一次下部队慰问演出,一个小战士给团里正在表演的军旅明星献花时,因为紧张不小心把花掉在了地上。演出结束后,这位“明星”“一个劲儿地跟团里领导告状”,指责小战士不懂礼貌,害自己要当众捡花。同在后台的王媛媛和很多人只能听着。

  要实现安倍心中的“强大日本”,和平宪法无疑是横亘在其面前最大的障碍,即使在新年感言中,安倍也没有忘记重提修改宪法的论调。日本一桥大学名誉教授渡边治曾分析:安倍想建立“可以进行战争的国家”,其最终目标就是明文修宪。以安倍如此顽固的右翼姿态,如果其修改宪法的野心达成,日本滑向军国主义将不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9月25日,北海舰队西宁舰退出现役。

  她需要每天早晨6点半起床出早操,进行简单的军事训练。又因为是文工团资历最浅的学员,每天早餐后的7点,她就必须到训练室进行声乐培训,中午11点半才能吃午饭。午餐后是雷打不动的午睡,这一个小时,即使睡不着,也必须在床上躺着。之后,又是一下午的声乐培训。直到下午5点结束训练,用完晚餐后,王媛媛才有自由支配的时间。

  去年一年,在外交上安倍憋出了不少“内伤”。不论是日俄“2+2”会谈,还是日本-东盟特别峰会,不论是在岛屿争端问题上,还是在防空识别区问题上,其主张和要求不是遭到强力反制,就是遭遇“冷处理”。参拜靖国神社之后,国际社会更是一片“谴责”“失望”“遗憾”“不负责任”“不欢迎”的声音。显然,在各国追求和平、发展、合作、共赢的时代潮流面前,安倍的举动不是什么不合时宜,而是怀抱军国主义梦想的倒行逆施。正如韩国总统朴槿惠指出的,如果反复做有悖于国际社会普遍价值和标准、人类良心的事,就算一国经济实力再强大,也决不会被视为一流国家。

  10月29日,国防部公布,攻击核潜艇“长征1号”退出现役。

  进入文工团的前三年,她每月的津贴只有2700元。虽说在部队吃住不用花钱,节假日时,文工团还会发一些大米、食用油等物品,但她希望购买喜欢的化妆品、好看的衣服鞋包时,还是要慎重考虑一番。自己和在地方歌舞团的同学相比,时尚品位“相差了一万光年”。而文工团里副团级别待遇的工资只有4000元,正团则是5000元。

  安倍大可为心中的“强大日本”而战,但他的对手,将是维护战后数十年世界和平的国际规则和秩序,将是所有对地区安全负责国家的人民。这样的战斗,必然会把日本带向所有爱好和平国家的对立面,其失败的结局已然注定。(罗朝文)

  随着五星红旗走向蓝水,那些曾经伴随中国海军度过艰难岁月、无比荣光的军舰,开始从人们的视野中消失。

  “有的男孩子因此(收入少)都不容易找对象。”广州军区战士文工团创作室主任唐栋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

  传奇驱逐舰

  “不好找对象”不只是男文艺兵的烦

  在退役前,西宁舰曾是中国海军最老的驱逐舰,也是中国海军最有地位的战舰之一。

  当年曾掀“走穴”风

  2009年海军成立60周年海上阅兵式,西宁舰在检阅外国舰艇时担任基准舰——参加庆典的外国军舰沿着西宁舰排成一列接受检阅。

  2008年,得知空政文工团招人的消息后,纪敏佳来到报名处排队。很多报名者认出了因2005年“超女”选秀小有名气的她,一些人小声议论说:“你为什么还和我们这些普通人抢名额!”进入空政文工团以后,她得知,自己的条件“特招是完全没有问题”,“真是挤占了别人的名额”。

  舷号108的西宁舰是一艘051型导弹驱逐舰。由于这种军舰第一次在大连被发现,因此被外国军事专家命名为“旅大Ⅰ”。

  不管是特招入伍的明星,还是在文工团中闯出名堂的文艺兵,如鱼得水的一直都是功成名就者。

  作为中国第一种国产导弹驱逐舰,第一艘051型战舰济南舰于1971年下水,其后一直到上世纪90年代末,这一型战舰都是中国海军唯一可以依靠的大型战舰。

  上世纪80年代,当港台流行通俗歌曲流传入内地后,海政文工团的青年歌手苏小明在一次演出中演唱了《酒干倘卖无》《童年》和《乡间小路》,大受好评。随后,毛阿敏、杭天琪等军旅明星刺激了各地演出市场的火爆。现年68岁的海政文工团舞蹈演员林一楠(化名)回忆,当时团里很多红起来的年轻人开始频繁“走穴”。

  051型战舰被赋予了很多任务。第一个就是取得制海权,驱逐敌人的反潜力量,使当时续航能力、导弹射程均不理想的战略核潜艇能够进入西太平洋,从而保障中国核反击能力。具体而言,就是在第一岛链内获得制海权。

  曾是成都军区话剧团演员的刘晓庆曾在邯郸连演24场,每场报酬150元,相当于她3个月的工资。演出结束后,刘晓庆捧着3600元“巨款”连夜回家,来来回回数钱。

  上世纪80年代中期,一艘051战舰——133重庆舰在东海海域遭遇某核动力导弹巡洋舰。这艘2.4万吨排水量的巡洋舰是当时世界上最大的战舰之一。然而排水量不到3000吨的重庆号在与其对峙中,以冲击的态势不落下风。

  “最初时,参加一次走穴能挣二三十块,后来逐渐涨到一两百块,再往后就是几千块一首歌。”林一楠说。

  西宁舰在上世纪80年代初服役,很快就参与了南太平洋的中国首次运载火箭飞行试验任务。这次任务行程9000多海里,是中国海军第一次突破岛链。

  这一现象最终引起部队高层的关注,私自“接活儿”的人一旦被团里发现,就面临写检讨、受处分的遭遇。1985年,苏小明赴法国学习声乐,她应广州太平洋影音公司之邀录制了《我在巴黎》《不变的是真情》等个人专辑,踏出了离开文工团体制的最初一步。而后,各个部队文工团陆续出现成员“出走”的情况。

  在公开报道中,西宁舰的最后一次任务是2012年4月随辽宁舰出海,担任警戒任务。

  下海潮重演,减员政策冲击

  西宁舰是“旅大Ⅰ”的第四艘。但是由于在“文革”中设计、建造,这型战舰状况并不理想。比如船员要在露天甲板上就餐,淡水装载柜容量也很小,各种核心设备甚至分散于不同舱室。

  而“下海潮”在30多年后的今天,又重新上演。

  但是,它毕竟实现了从无到有的突破。

  几年的短暂军旅生涯后,包括特招入伍的第二炮兵文工团成员“凤凰传奇”等多位明星转业回到地方。凤凰传奇的经纪人徐明朝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将凤凰传奇的收入来源归纳为1:1:1,即商业演出、广告代言和演唱会、衍生收入各占三分之一,网游甚至保暖内衣也成为他们的涉足领域。徐明朝表示,如果还在部队体制内,以上的每一部分商业活动,都与部队严格推行的纪律相悖。对于很多著名演员打了报告要求转业,军内人士透露,文工团的态度是,“不管谁要走都不要拦”。

  虽然存在缺憾,但“旅大Ⅰ”比苏联原形舰增加了排水量,这样它在后来至少衍生了三个级别、5个改进型号,甚至加装了直升机起降平台。外国军事机构先后一共发现过17艘051系列战舰,它也是中国制造最多的驱逐舰,

  普通文艺兵则感受到了一种另类挫折。

  2007年开始有051战舰退出现役,目前还有不到10艘这种驱逐舰在海军服役。

  1985年年中开始,解放军“百万大裁军”行动开始。经过八九十年代的数次撤并后,很多地方部队的小文工团都消失了。就算是空政、海政这样级别的文工团,也经历了变动。“受电视技术冲击,很多话剧团都全员被撤了,军乐团也几乎绝迹。”林一楠告诉记者,当时就连她自己也因“常年跟随外交官丈夫在国外,没有演出工作量”险些被裁。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