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内蒙古边防线首次出现女兵戍边巡逻,苍穹舞者徐勇凌

图片 1
女兵们在边境线上体验巡逻执勤。裴袭摄

  军情解析

图片 2   资料图:试飞员是距离天空最近的人,也是和平年代距离死亡最近的人。试飞永远面临高度的挑战、速度的挑战和对未来的未知。

  原标题:内蒙古军区边防一线团队有了首批女兵

  梦寐以求的“满油满弹”出击,就靠它实现了

  苍穹舞者徐勇凌

  130名女新兵飒爽英姿赴边关
她们将主要担负话务执勤、通信保障、卫生护理等任务

  中国舰载机

  科研试飞与设计、制造并列为航空工业的三大支柱,由于其工作的冒险性与前沿性,试飞员常常被称作“刀尖上的舞者”。

  女兵心语

  伙伴加油作战假想

  2003年的圣诞节,歼-10飞机作为“我空军未来战争夺取空中优势、实施战役突击的战略性武器”完成了全部科研试飞。这个被列为国家重大专项国防重点装备的战斗机专项,承载着无数中国人的强军梦直冲云霄。

  我们是女性,但首先是公民,保卫国家有责

  “部署空军机群的陆地机场足够大,足以支持巨大的专用加油机。但在狭窄、寸土寸金的航空母舰上,别说大型加油机了,就是装载战斗机大小的专用加油机都是奢侈的,因为航母载机数量很有限,每架飞机都必须发挥最大的效能。”李小健分析道。

  2003年12月25日,随着指挥员一声令下,功勋试飞员徐勇凌按下按钮。一瞬间,导弹奔着靶机飞去,凌空爆炸。

  我们是女兵,但同样是战士,强边固防要担当

  在执行舰队防空任务时,一旦发现高速逼近的目标,需要舰载战斗机火速前往拦截,战机被迫打开加力推力超音速飞行,往往会迅速耗尽燃油。如果没有加油机,就只能眼睁睁看着昂贵的战斗机坠入大海。因此,不具备空中加油能力的航母舰载机,都会控制作战半径,预留一部分燃料以备不测。这样,舰队防空圈就被人为缩小了。

  歼-10飞机试飞宣告成功,地面上已是欢腾一片。试飞成功的徐勇凌停稳飞机,走到地面,激动的战友将他高高地抛起来。

  1月上旬,10名英姿飒爽的女兵走进中蒙边境满都拉哨所,跟随边防小分队体验执勤巡逻,为即将开始的戍边生活做准备。据悉,再过几天,她们将和120名女新兵一起,被分配到驻守在内蒙古军区八千里边防线上的一线团队,成为这些边防一线部队的首批女兵。

  有了伙伴加油机跟在身后,前出截击的战机飞行员,就没有了后顾之忧。

  从1998年到2003年,五年半的时间,徐勇凌参加了2345个试飞驾次中的488次。所有的困难攻关、排除万难的瞬间,在他被战友抛起的瞬间一一呈现。

  记者从北京军区了解到,为科学调整边防一线部队兵员结构,有效履行强边固防使命,上级决定为内蒙古边防一线团队增加女战士编制。去年夏季,他们结合征兵季节调整,为边防一线部队征集了首批130名女兵。这批女兵中年龄最大的24岁,最小的17岁,其中109人是大学生士兵,23人为少数民族。这些女兵进入边防一线后,将主要担负话务执勤、通信保障、卫生护理等任务,还将适时组成文艺小分队,活跃基层文化生活。

  而当“辽宁”号在进行远程攻击时,伙伴加油技术的威力更是展现得淋漓尽致,它帮助歼-15和“辽宁”号,实现了即使用弹射器也很难做到的“满油满弹”(满载燃油和弹药,达到最大起飞重量)出击。李小健做出了如下的作战假想——

  梦想现曙光

  内蒙古军区司令员车华松向记者介绍,由于内蒙古军区所辖边境线漫长,一线团队驻地偏远,气候恶劣,以往从没有过女兵。这批女兵入伍后,经过了两个半月的新兵训练和1个月的适应训练,从今年1月起陆续奔赴边防一线部队。

  “首先,在‘辽宁’号90米短跑道起飞歼-15伙伴加油机,挂了伙伴加油吊舱后,机身内可以装满9.5吨燃油。然后,在195米长跑道起飞满载攻击武器的歼-15,机内只装4吨油。然后,加油机立即给重载机进行空中加油,完成后,重载机的油箱灌满了油。”这样,就实现了军迷们梦寐以求的“满油满弹”出击。

  上世纪70年代,“成为一名飞行员”这一梦想种子早早播撒在尚在童年的徐勇凌的脑海中。受到成长环境的熏陶,徐勇凌常常能见到飞行员驾驶战机在低空中盘旋飞过。

  走在体验巡逻执勤的路上,全副武装的女兵阳光对记者说:“保卫国家是每一名公民的义务,我们是女性,但首先是公民。能成为内蒙古边防一线部队首批女兵中的一员,我感到无上光荣!”

  作为滑跃甲板航母,“辽宁”号无法像弹射航母那样为战机提供足够的初始动能,因此,“飞鲨”巨大的载弹量和载油量,两者无法兼得。有了伙伴加油技术后,歼-15打击距离可以达到2000公里之遥,潜力被完全挖掘了出来。

  “这对当时的小男孩有着一种强大的吸引力。”徐勇凌接受《中国科学报》记者采访时回忆。初中招飞,徐勇凌果断报名,但受到身高限制,他未能实现空军梦想;高中招飞,由于名额限制他又没能如愿。

  “边防一线部队首次有了女兵,这只是个初步尝试。”北京军区副政委王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随着兵员制度的改革和总部有关配套政策的完善,边防部队女兵岗位会不断增多,将有更多的女兵走向边防一线。(邹维荣)

  本报记者 屠晨昕

  1983年,已经身处北航校园的徐勇凌听说国家在航空大学里面向大学生招飞,飞行梦想重燃的徐勇凌再度勇敢一试。这次,他成功了。

 

  “如果不是有了这次意外成功的招飞,可能我现在就是个碌碌无为的人了。”徐勇凌感慨。

  到了部队,徐勇凌发现飞行员的各门功夫就像是京剧的各项功夫,都要靠一点一滴训练,“原来并不是协调性好,反应快就适合当飞行员”。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