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名歼10试飞员告别蓝天,团队两年完成美俄多年工作

  吴希明在学习笔记里曾写下这样的话:“人,不能没有一点精神,一个民族、一个国家,要存在、要发展、要振兴,不能没有精神;直升机要衔接技术断层,要超越同业的竞争者,更不能失去精神。”

图片 1
资料图:歼-20起飞了!

  中新网12月27日电
据中国航空工业集团公司网站消息,12月26日,中航工业试飞中心在功勋飞机展示苑举行试飞团原副团长李存宝、原大队长谭守才两名试飞员年大停飞告别蓝天仪式。

  一个关于蓝天的梦想

  珠海航展

  报道称,空军装备部、试飞中心、试飞团、西飞、中航一飞院有关领导参加了活动。

  小时候,几乎所有孩子都有过对未来的憧憬,吴希明也不例外。从小就常常在学校旁看到直升机起降的他,怀抱的是一个关于蓝天的梦想。彼时初中在读的吴希明,偶然间阅读了世界滑翔机之父——德国人李林达尔的事迹,从此,做“中国的李林达尔”的信念在他心中生根发芽。

  中国航空工业掀起“龙之风暴”

  报道透露,两名试飞员从事科研试飞30多年,先后参与三机定型、“冲天飞豹”、歼十飞机试飞等近20个型号飞机、发动机、机载武器的定型和鉴定试飞,成功处置20多次空中重大险情。

  1984年,吴希明以优异的成绩从南京航空航天大学毕业。为了梦想,他离开了喧嚣繁华的大都市和熟悉的家乡,来到了地处三线的中国直升机设计研究所。

  2012年珠海航展,一批中国先进武器装备集体亮相。中国航空工业的一系列动作尤为抢眼,掀起了“龙之风暴”。

  上世纪80年代的直升机所,不管是科研条件还是生活条件都颇为艰苦,然而在吴希明看来,直升机远比喧嚣的城市更令人沉迷,他毅然选择在这里落地生根。吴希明的人生,从此与直升机再也不能分割。

  航展上,中航工业首次揭开了两种传闻已久的专用武装直升机的面纱,即直10和直19。这是我国自行研制生产的新型武装直升机,配装具有完全知识产权的先进涡轴发动机,具有良好的飞行性能和超低空机动性能,火力突击和战场生存能力强。“武直双雄”高低搭配,同台献艺,让中国航空迷大呼过瘾。

  一场开辟先河的拼搏

  由中航工业成飞与巴基斯坦航空综合企业合作研制的轻型战斗机“枭龙”也十分引人注目。“枭龙”具有较强的空对空、空对地及反舰船能力,配有超视距空空导弹和反辐射导弹等多款导弹以及各种炸弹,是目前最先进的战斗机之一。

  入所之初,面对日新月异的直升机研制技术,吴希明深感自己工程实践经验缺乏,开始了废寝忘食的学习。短短几年时间他几乎翻遍了图书馆里的技术资料,笔记做了厚厚十几本。

  “翼龙”无人机首度以真机展示。该型无人机由中航工业成都所研制,可携带多种侦察设备、电子对抗设备和对地打击武器。媒体报道称,“翼龙”无人机可凭借高超性能监控钓鱼岛,并已出口阿联酋。

  上世纪80年代末期,直升机所开始研制直11军民通用轻型直升机,时任总体组设计员的吴希明负责直升机气动外形的设计。当时,所里花费2000多万元从国外进口了一台计算机辅助设备,但是没有人会用。新婚不久的吴希明从那一天起就把家搬到了机房。那段日子,除了吃饭,吴希明其余时间都在机房度过,他像着了魔一样,全身心都扑在了那台帮他进行数据运算和画图的机器上。

  国产第二款隐身战机的模型也首次公开亮相。它是中航工业研制的最新型第四代隐身战机。据专家介绍,其有望装备国产航母,成为我国第二代舰载战斗机。有评论称,中国已成为世界上第二个同时试飞两种四代机原型机的国家。

  功夫不负有心人,一年后,吴希明首次用计算机辅助设计完成了型号全机理论外形设计,填补了我国直升机领域CAD/CAM的空白,开辟了直升机数字化设计的先河,为加速型号研制做出了重大贡献。1994年12月,直11顺利实现首飞,我国终于拥有了第一个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直升机型号。

  在现场,中航工业高调宣传国产“太行”发动机,它的最大推力达12.5吨,是一款大推力军用涡扇发动机。以“太行”、“昆仑”等大推力、大涵道比涡扇发动机研制成功为标志,中国已具备自主研发第三代航空发动机的能力,实现了军用航空发动机从中等推力向大推力的跨越。

  一份献给祖国和人民的完美答卷

  以歼10的成功研制为标志,中国形成了一整套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第三代战斗机设计技术,掌握了以先进气动布局、数字式电传飞控系统、高度综合化航空电子系统、先进航空材料和计算机辅助设计为代表的一系列航空关键技术。

  “千里之行,始于足下;坚持不懈,万事俱成”是吴希明的座右铭。从普通设计员到研究室主任、副总设计师直至总设计师,吴希明一步一个脚印,以实际行动践行了这句话。

  预警机空警2000、空警200的列装,标志着中国预警机等特种装备研制型号的系列化,实现了航空装备由机械化向信息化的跨越。

  30年来,他先后参与或主持了直8、直9、直11、直10、直19等多个重点型号的研制。扎实的理论功底、长期的工程实践,使他一步一步成长为中国直升机领域堪当大任的专家。

  两款新型战机的试飞,标志着中国在隐身技术、超声速巡航等方面已实现突破。

  直10在研时,吴希明第一次挑起了大梁。在担任直10第一副总师、总设计师长达10年的过程中,他带领团队刻苦攻关,顽强拼搏,用两年时间完成了美、俄等国家费时多年完成的工作,使中国直升机研制水平达到和接近世界先进水平,为提高部队作战能力和国防武器装备的现代化建设做出了重大贡献。直10实现了完美交付,但是吴希明创新的脚步永不停息。在强烈的使命感和责任感的召唤下,他临危受命,承担了直19的研制工作,成为直19型号总设计师。在他的带领下,科研团队取得了巨大成功。吴希明和他的团队再一次向祖国和人民交上了一份完美的答卷。

  这些先进武器装备的研制涉及参研单位多、生产环节多、协同关系复杂,其成功也预示着中国在系统工程管理领域实现了质的飞跃。

  一种“舍小家顾大家”的大爱情怀

  综观10多年来中国航空工业取得的巨大成就,资本运作为中国航空工业的发展提供了强有力支撑,功不可没。

  吴希明爱好广泛,口琴吹得好,游泳很厉害,羽毛球、乒乓球样样在行,可是因为工作需要,他逐渐放弃了这些爱好,而陪伴家人的时间更是寥寥无几。

  中国新型战机密集问世,表明中国从隐身技术到国力均获突破。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