挑战美英特殊关系,解放军3月14至17日将在渤海进行实弹射击

图片 1
奥巴马与卡梅伦

图片 2
辽宁海事局网站相关航行警告截图

图片 3
乌克兰驻华大使奥列格·焦明(中),新闻官列娜(右)

  中国主导的亚投行创始成员国申请进入冲刺阶段,英国上周四突然申请加入亚投行,在美国盟友中激起连锁反应,此举可谓重创美国一直以来在这个问题上阻止盟友靠近中国的努力,也又一次暴露了美英这对跨大西洋亲密盟友的“貌合神离”。昨天和今天,美国《纽约时报》和英国《金融时报》分别发文,评价近期美英关系异动,有趣的是,《金融时报》拉赫曼的文章题目为“英美对华政策渐行渐远”,而《纽约时报》则称“美英特殊关系受挑战”。两篇文章都提到了英国决定加入亚投行、改善对华关系以及因英国决定削减军费给两国带来的龃龉。拉赫曼还警告,英国日益滑向国际事务的边缘,他还注意到,卡梅伦的一系列政策是在备战大选。

  中新网3月12日电
据辽宁海事局网站消息,3月14日至3月17日每天12时至22时,解放军将在渤海相关水域进行实弹射击,要求任何船只在上述时间内不得进入该海域。

图片 4
乌克兰驻华大使奥列格·焦明

  金融时报:英美对华政策渐行渐远

  以下是连线划定相关水域的各坐标点:

  乌克兰驻华大使馆25日举办了一场名为“乌克兰:今天写的历史”的纪念活动,向媒体介绍了乌克兰自危机以来的情况和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的事实。在活动最后,乌克兰驻华大使奥列格·焦明还回答本网记者有关“邀请中国向乌东地区派驻维和部队”的提问。

  作者:吉迪恩•拉赫曼

  1. 38°55′00″N 120°57′30″E

  “俄罗斯1”电视频道本月播出纪录片《克里米亚:回归之路》,俄总统普京在片中披露了俄罗斯策动克里米亚公投的诸多细节,乌克兰驻华大使馆此次活动可说是对俄方的回应。乌方坚信,乌克兰收回克里米亚只不过是时间问题。

  英国人听惯了美国人赞颂两国“特别关系”的甜言蜜语,但上周他们听到华盛顿发出了不同的声音:美国人对英国外交安全政策的方向感到失望,因而抱怨连连。

  2. 38°55′00″N 121°05′00″E

  乌克兰“光荣革命”并非俄罗斯所谓的“颜色革命”,而是反对贪污、反对腐败,要求民主、要求提高人民生活水平的行动。关于这一点,乌克兰驻华大使馆新闻官列娜日前做客大公网“春山谈话”节目时曾有过形象的比喻。

  第一声抱怨来自美国驻联合国大使萨曼莎•鲍尔(Samantha
Power),她说欧洲和英国削减国防开支的做法“非常令人担忧”。第二声抱怨是在一次背景情况介绍会上,一位美国高级官员向英国《金融时报》提出的,他指责英国“不断迁就”中国。此前英国宣布计划以创始成员国的身份加入中国牵头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IIB)——这是打算和美国分道扬镳了。

  3. 38°49′00″N 121°05′00″E

  列娜说,乌克兰无论“倒向”西方还是俄罗斯,都应该由乌克兰人民自主选择。乌克兰就像一位要求“自由恋爱”的美女,她愿意选择政治更民主、生活更好的西方,而不是俄罗斯,但后者却因妒忌而伤害了她。

  这两个事件突显出英美关系中两个非常敏感的问题。其一,英国大幅削减国防支出,导致其作为美国潜在盟友的价值越来越低,对此美国日益感到焦虑。其二是两国在如何看待中国崛起的问题上存在重大分歧。美国认为中国有意成为亚太地区的主导者,决心阻止这种局面。英国则希望集中精力与中国搞好贸易投资关系——它似乎安于置身场外,旁观中美权力斗争。

  4. 38°49′00″N 120°57′30″E

  无论是乌东冲突还是克里米亚公投,都是俄罗斯在幕后操控。乌方强调,截至今年2月,乌东冲突已造成6000人死亡,11000多人受伤;共有1751名士兵阵亡(乌国防部统计数据),超过100万人被迫从克里米亚和乌东地区逃亡。焦明大使在记者提问环节也表示,中国政府已通过中国红十字会向乌方提供了总额为2000万元人民币的援助。

  这些分歧使美国方面越来越萌生出一种想法——就如《华盛顿邮报》(Washington
Post)的专栏作家安妮•阿普勒鲍姆(Anne
Applebaum)本月早些时候所写的——“英国历史上对外交政策的兴趣仿佛已丧失殆尽”。

  处理乌克兰问题的新明斯克协议虽于今年2月签署生效,但直到本周包括中、美、俄在内的多国仍在呼吁冲突各方能够落实协议。中国外交部发言人25日在例行记者会上就表示,中方呼吁有关方珍惜来之不易的协议成果,避免紧张形势升级和激化,继续积极推进政治解决进程,尽早实现乌克兰以及整个欧洲大陆的和平与安宁。

  的确,在戴维•卡梅伦(David
Cameron)领导下,英国日益滑向了国际事务的边缘。乌克兰危机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卡梅伦政府提出,英国一直是欧盟(EU)内的一个重要声音,支持对俄罗斯采取严厉制裁。但令人惊讶的是,最近与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举行明斯克会谈的是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和法国总统弗朗索瓦•奥朗德(François
Hollande)——根本看不到卡梅伦的身影。

  为实现真正停火,乌克兰总统此前已向到访的欧盟委员表达了“希望派驻国际维和部队”的意愿。大公网记者在活动最后的提问环节第一个发问:向冲突地区派出维和部队须经联合国安理会或联大决议,而中国是安理会常任理事国,请问乌方有没有就此事同中方沟通?以及,是否愿意邀请中国军队赴乌克兰维和?

  在利比亚危机中,英国的缺席也同样令人惊讶。2011年,卡梅伦率先提出北约(Nato)应对利比亚进行军事干预。现在利比亚陷入一片混乱,而英国却显得无动于衷。

  焦明大使回答说,一年前在联大有关乌克兰独立的决议问题上有部分国家投了反对票,我们的立场很明确,包括俄罗斯在内的这些国家不可能来乌维和;中国当时投了弃权票,所以,如果中方愿意的话,乌方将对中国维和部队表示欢迎。目前,乌克兰仅同欧盟讨论过派驻维和部队的问题。

  削减军事预算将使英国更难以在中东(或其他任何地方)发挥积极作用。但不同类别国防开支的削减方式也失于严谨。卡梅伦政府似乎决心要花巨资维持大国地位的象征——核武器与航空母舰,同时在能够让英国实际发挥力量的领域进行削减:陆军和空军。与此同时,在英国军事开支即将要低于北约(Nato)设定的占国内生产总值(GDP)2%的目标时,政府仍承诺要将GDP的0.7%用于发展援助。这种姿态会备受西雅图的盖茨基金会(Gates
Foundation)赞扬,但无疑会遭到五角大楼(Pentagon)的质疑。

  涉及中乌经济合作的问题,中国财政部把本月31日定为亚投行接收新意向创始成员国申请的截止日期,逾期只能以成员国身份加入。焦明大使对此表示,亚投行既面向亚洲又对欧洲开放,乌方对此表示欢迎,会在将来考虑加入;至于习近平主席提出的“一带一路”战略,乌克兰是第一个表态愿意参与的欧洲国家之一,目前正研究具体的合作项目。乌方翻译人员这处失误博得了在场中国记者们善意的微笑。

  如果英国全球影响力的这种下滑只是与首相的个性有关,那这可以被视为是暂时性的。但事实上,还有更深层次的因素在起作用。

  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已经使人们对外部干涉是否明智以及军事力量的作用产生了很强的戒心。2013年英国下议院投票否决了英国参与空袭叙利亚,就体现了这一点。受挫的卡梅伦对下议院说,这次投票反映了民意,“我理解”——引发这种共鸣的似乎远不止叙利亚危机。

  更广泛来讲,英国已经发生了一种代际变化。当今英国政界要人并非成长在那个英国仍自认为是世界主要大国的时代,因此,他们对英国在全球大事上袖手旁观的形象不会感到愤愤不已。相反,当今日的英国大臣们举目世界时,他们第一关心的是商业——如何吸引外国投资,如何找到新的市场——从政府为外交部设定的优先工作事项中就可看出这一点。

  在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引发争论之前,有一个事实就已经很明显了:彼此不同的观点,导致英国和美国对中国投资采取不同的态度。比如说,美国以国家安全为由,对中国电信设备公司华为(Huawei)设置了重重障碍,而英国却对华为盛情相迎。近期访华时,财政大臣乔治•奥斯本(George
Osborne)称赞华为是一家“了不起的公司……在英国前途无量”。一位美国安全分析人士讥讽地说:“英国与华为纠缠如此之深,到时候想甩都甩不掉。”

  目前英国政界人士最先考虑的是重建经济、控制政府开支。他们的压力始终来自于增加养老金或医疗服务支出的需要,而非国防支出。卡梅伦会关心华盛顿方面发出的声明,但他要准备参加选举大战——他知道选民们首要关心的是什么。

相关文章